章節目錄 第387章匈奴使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史上最強女婿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第386章匈奴使者

    劉狺看著趙飛揚,他實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敗軍之將,向來沒有資格提條件。

    反觀趙飛揚,端坐大位,瞄著他半晌之后方才一笑,“看來劉狺大人似乎沒有想到如今這一幕,對嗎?”

    “我想不到堂堂大梁國尉竟會是一食言而肥的小人!”

    “呵呵!

    不管劉狺這時候說些什么,趙飛揚都不會為難他,從前段日子他攻取了北燕邊城的那一天沒有殺他,就證明他還有利用的價值。

    “劉大人,我不知道你為何這樣講,我當初許諾你的事情全部兌現,是你自己沒有按照約定做事,才有了今天;我不想與你逞口舌之利,且來告訴我,要是給你活下去的機會,你還能幫我做什么!

    趙飛揚單刀直入,對于劉狺這種人,招數多變一些總有好處。

    果然,聽到他這么一說,劉狺臉上不由露出幾分迷惘,但他眼中對“生”的渴求,卻顯而易見,他不想死,非但不想死,他更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好。

    看著趙飛揚,又敲了敲帳內的羅通,片刻的沉默后,劉狺終給出答案,“如果說要我做些什么,我會竭盡全力,但前提是我不能是一個戰犯,戰犯絕沒有任何價值,在蕭凜的眼中,我甚至還不如一條狗!

    “蕭凜?”

    趙飛揚皺了皺眉頭,隨即恍然一笑,“北燕國君,驍勇善戰的君王,曾在登基當日便親征遠敵的英雄人物?伤@樣的人在你口中,似乎并沒能得到什么尊重!

    “當然!

    劉狺的不避諱,也許是他的一種方式,但此刻他的表演著實完美,昂首挺胸,眼眉低垂,嘴角上還帶著不屑之意。

    或許只有他才能將這許多復雜的情感同時展現。

    “蕭凜和傳說中的差不多,他是英雄,但正因如此,他卻有忽略了很多人,包括我,也包括黃烈!

    說著,就看劉狺嘆了一聲,走到趙飛揚的面前,他的書案上放著溫熱的美酒,劉狺自然而然的拿起他的杯子,大口痛飲起來。

    “他對我們這些官員,從來不肯網開一面,無論何人在他的眼中不過只是奴隸;可穆王就不一樣了!

    “穆王?”趙飛揚眼珠一轉,思索起來,“北燕穆王蕭熯前皇嫡子,蕭凜的二皇兄,傳言中應當繼承皇位的,是他,而他也確實是這么做的,幾乎每刻都在想方設法的拿回那屬于自己的皇位,對嗎?”

    “國尉大人果然知之甚深;就是這樣的!眲⑨f著又倒了一杯,“穆王文治武功,都在那蕭凜之上,當初要不是因為蕭凜有一個好的大舅哥,只怕這皇位還輪不到他!

    趙飛揚笑了,因為他好像明白了劉狺的言外之意,“你說的是霍袞,北燕國舅,任職太宰!

    聽到這里,劉狺在沒有了剛剛的驚訝,因為他完全相信了,北燕的重臣,任何一個人趙飛揚都了然于胸。

    這是多么可怕的事,他又該是怎般的對手呢?

    此刻看著他,劉狺的心都在顫抖。

    趙飛揚同樣看出了他的心思,給他放在桌上的杯子里斟滿酒,笑呵呵的看著他,“如果你還想知道更多,我可以滿足你,北燕的君王朝臣,每一個人都在我的心里!

    “我相信!”

    “那么告訴你,你還能做什么!

    劉狺頓了頓,目光飄向羅通。

    “無妨,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壁w飛揚說著,還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眼中閃出精光,直盯著他。

    城防轅門,今日在這里當職的,是雷開。

    遵趙飛揚軍令,此地轅門之處正處內外要沖,故每日在此輪流管理防務的,便是雷開、鐘東珉二人。

    坐在城門邊上,說真的雷開并不很高興,但他知道這也是無奈和之事,從他們所在的位置向前推進,不出二十里就是北燕下一處城關,如此近的據離,要是沒有可信任的大獎守備,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設想。

    暖暖的肉湯并不能勾起雷開的胃口,但極北的寒冷讓他不得不如此,相比之下,他更喜歡的還是烈酒。

    正喝著肉湯,忽然一梨花軍卒向他小跑而來,“雷將軍,城門外有人要見國尉大人!”

    “嗯?”

    雷開本想申斥他的慌措,可那軍卒接下來的話,讓他也變成了那般模樣,畢竟匈奴來使絕對不能怠慢。

    雷開等趙飛揚的心腹將領其實都看得出來,這一次征伐北燕,趙飛揚是和匈奴人不謀而合,甚至算是他們趁機起勢,要沒有匈奴人在前方吸引北燕的主力,皇帝和趙飛揚絕不會有機會勞師動眾,用兵北燕。

    這算是國與國間的默契,更是陰謀。

    雖然雙方沒見過面,但相互之間卻都關注密切,無論是哪一方,都需小心翼翼,看似兩不相關,實則密切配合。

    趙飛揚還在聽著劉狺侃侃而談,可他一聽雷開之言頓時更衣,至于劉狺嗎,他很自覺的回到了為他安排的住地。

    會見匈奴使者的地方,就設在甕城,臨時搭建本用于士兵休恬的草棚,成了他們雙方會面的場所。

    “尊敬的大梁國尉,我是匈奴乎其亞單于麾下侍者,米阿哈,僅代表乎其亞單于向您致以問候!

    看著長案另一端身材高大的匈奴侍者,趙飛揚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并同時擺手示意他坐下。

    待其坐定,趙飛揚瞇眼一笑繼而開口,“我們大梁和匈奴一向無所往來,今日卻不知侍者來此,是為何意!

    “尊敬的國尉,這一次我帶來了乎其亞單于對您的友好,以及匈奴人希望與大梁通商的渴求!泵装⒐f著,拿出了一份禮單,寧軎上前取過轉交趙飛揚,翻看一邊之后,他的臉色可變的難看起來。

    而米阿哈好像早就知道會這樣一般,并沒有什么緊張,反而笑了出來。

    他的笑,讓趙飛揚非常不滿,就看他挑著眼睛,雙目銳如利劍般直插過去,“米阿哈,我不理解乎其亞為何要讓你來送死;這份禮單不是給我的,是為了陪葬的;羅通,拿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理财app排行榜前十名 快乐扑克3出豹子概率 江西11选5怎么玩的 福建十一选五购买 甘肃快3开奖果2月1曰 极速赛车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内蒙古11选五遗漏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 双色球中奖秘籍100% 澳利在线怎么变成老虎配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