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7章 小心眼的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許你一世深情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蕭凌夜……”

    “別管她!”

    “……”

    蕭凌夜再次低頭。https:///18/18505/

    然而……

    “咚咚咚——”

    心肝不滿的叫起來,“粑粑麻麻,快開門啦,你們不開心肝就自己開門進去嘍?!”

    嘩!

    猶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

    再旖旎的氣息也瞬間消散了。

    “蕭凌夜!”林綰綰驚呼一聲,她生怕心肝會推門進房間,慌忙推了蕭凌夜一把,“快放我下來!”

    “……”

    蕭凌夜嘴角狠狠一抽,卻只能把林綰綰放下來,他眸光幽幽的掃了眼書房的房門,瞇起眼說,“我覺得兩個孩子太閑了!”

    “?”

    “應該多給他們報個興趣班!”

    “……”

    眼看著暑假就要結束了,還報興趣班?

    報毛線啊。

    小心眼的男人。

    林綰綰趕緊整理頭發和衣物。

    “麻麻!”

    “來了來了!”

    林綰綰整理好衣服,確認沒有什么不妥了之后才打開房門。

    門口。

    心肝已經等的不耐煩,嘟起嘴巴一臉不開心了,“麻麻,你和粑粑在干嘛呀,心肝都叫你們好幾遍了!

    林綰綰心虛不已,干笑說,“剛才麻麻在跟粑粑聊工作的事兒呢,聊的太認真,沒聽到心肝的聲音,對不起啦!

    “算了算了,原諒你了!毙母卫氖,“該吃晚飯了哦!

    “好!”

    此時。

    蕭凌夜也從書房里走了出來。

    比起林綰綰的心虛,他面色如常,神色自然,看不出絲毫端倪。

    看到他,心肝揚起笑臉,“粑粑,吃飯啦!”

    然而。

    蕭凌夜卻只輕飄飄的看她一眼,然后……移開目光,沒有理會她,徑自走向餐廳。

    “……”

    心肝臉上笑容一僵。

    她撓撓頭,“麻麻,粑粑怎么了?”

    “呵呵,沒事,不用理他!蓖蝗,一道不容忽視的眼神落在她臉上,林綰綰一扭頭,對上睿睿冷靜探究的目光,她臉一紅,“哎呀,麻麻肚子好餓哦,麻麻去吃飯了!

    說完,逃也似的跑了。

    留下站在原地,一臉呆萌的心肝。

    她扭頭,看向睿睿,“哥哥,粑粑麻麻怎么了?”

    睿睿不著痕跡的收回目光,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里,酷酷的說,“欲求不滿!”

    前面。

    林綰綰還沒走遠,聽到睿睿的話,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被地毯絆倒,她扶著墻壁站直,然后跑的更快了。

    ……

    洛念念留在錦宮吃的晚飯。

    吃飯之前,她尷尬的和蕭凌夜打了招呼,“姐夫,真是不好意思,接下來一段時間可能要打擾你了……”

    “嗯!”

    “……”

    這是……同意了?

    洛念念猛地松口氣,她最怕蕭凌夜會趕人了,說到底,蕭凌夜才是這個家真正的男主人,只要蕭凌夜不趕人,那她就放心了。

    洛念念頓時眉開眼笑。

    她也不見外,拿著公筷,給林悅和林綰綰一人夾了一只肥美的海參,“姐,綰綰姐,你們兩個都太瘦了,多吃點啊!

    林悅,“……”

    林綰綰,“……”

    怎么搞的她們才是客人一樣。

    林綰綰哭笑不得。

    對面,林悅捏著筷子的手微微一緊,她張張嘴,剛想開口,卻聽到心肝驚喜的聲音,“哇!念念姨,你這段時間都會來家里做客嗎?”

    “對呀,心肝歡迎我嗎?”

    “歡迎歡迎啊,念念姨,那我們明天還玩撲克牌好不好?對了對了,念念姨,你今天做的點心好好吃哦,明天可不可以再給心肝做一點吃啊!

    洛念念笑瞇了眼,“當然可以啦!

    “哈哈,那太好了!

    “……”

    林悅看著心肝滿臉笑容,已經沖到喉嚨的話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低頭,默默吃飯。

    一頓飯吃的還算和諧。

    夏天天長,吃完晚飯天還沒黑,洛念念又陪心肝玩了一會兒,等太陽落山了才給司機打電話,讓司機來接她。

    “姐,綰綰姐,那我明天再來,我先走了,拜拜!

    “……”

    林綰綰發現,她叫姐姐叫的越來越順口了。

    洛念念走后,傭人就來收拾碗筷。

    在錦宮里生活就是這點好,做飯和洗碗都不用操心了。

    飯后。

    蕭凌夜回書房繼續工作。

    兩個小家伙在客廳看電視,林綰綰和林悅就坐在沙發上聊天,傭人端上一壺現做的黑糖奶茶,給姐妹倆一人倒一杯。

    兩人窩在沙發上,邊聊天邊喝奶茶,愜意的不要不要的。

    然而,這樣的愜意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林悅的手機響了,林綰綰匆匆一瞥,看到來電顯示上,顯示著周霖的名字。

    林悅看著手機,半天沒反應。

    “接呀!

    林悅卻掛斷了電話。

    “姐……”

    “接了也不知道說什么!绷謵偪嘈,“就這樣吧!

    “咋樣?”林綰綰擰眉,不贊同的看著她,“你不會因為周霖父母,要跟他分手吧?”

    “……”

    林悅沒說話,顯然是默認了。

    “姐!你這樣對周霖不公平啊,他父母對你做的事情,你干嘛怪到他頭上啊,之前你說你不能懷孕,所以不知道該不該跟他繼續,現在宋老爺子都說了,你的身體很好,懷不上孩子也不是你的問題。這樣的話,你和周霖之間就沒有阻礙了啊!

    “可是,他父母……”

    “你是跟周霖談戀愛,又不是跟他父母談!以后你們結婚,日子也是你們兩個過,跟他父母有什么關系?周霖是成年人,而且不是媽寶男,最重要的是他經濟獨立。如果他經濟不獨立,以后你們結婚要靠他父母資助,那我肯定不勸你。畢竟拿人手短,受別人資助,肯定要看別人臉色,可周霖他有能力啊。你們結婚之后,肯定不會跟他爸媽住一起。你們經濟和精神都是獨立的,這種情況下,你根本不用低他父母一頭,那你還有什么好顧慮的?”

    “我……”

    “姐,你總要給周霖一些信心啊!绷志U綰勸說她,“你覺得你們兩個阻力太大,沒有信心,這我都可以理解?墒羌热灰呀涢_始了,你總要試一試吧,如果就這樣錯過了,以后回想起來,不會覺得遺憾嗎?”

    會遺憾嗎!

    想到以后的生活中再也沒有那個叫周霖的男人,林悅心中一緊。

    她“蹭”的一下站起來。

    “我去回個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比较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四川快乐12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股票指数指什么 极速赛车app开奖号码预测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内块内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三中奖秘诀 子基金配资 体彩排列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