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98章不是還沒死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許你一世深情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

    



    “總裁,找到了!”

    蕭凌夜聲音略顯急切,“找到阿衍了?”

    “呃……不是二爺,是二爺帶的一群小弟。https://”

    “……”

    蕭凌夜抿唇。

    半個小時之后。

    蕭凌夜和林綰綰駕車來到一處偏僻破舊的拆遷房,車子停下,幾個屬下馬上圍了過來。

    “人呢?”

    “還在里面!

    幾人帶路,蕭凌夜扶著林綰綰大步往里走,這里是一處自建的三層小樓,因為拆遷,門窗什么的已經不見了,房子里顯得十分破舊。

    家具早就搬走,偌大的一樓客廳非?帐。

    而此時。

    簡父簡母包括牛彪一行人,嘴上都被粘了膠帶,手腳也綁上了繩子,十幾個人正背對背隨意的靠坐著。

    見蕭凌夜看過來,牛彪激動的“嗚嗚”直叫,可因為嘴巴被黏上,他只能發出悶悶的聲音。

    “怎么不松綁?”

    “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沒敢亂動,想著等總裁來了再說!

    “松綁!”

    “是!”

    下屬幫眾人松了繩子,順帶揭掉嘴上的膠帶。

    牛彪的嘴剛恢復自由,就對著蕭凌夜大叫起來,“蕭總,您是蕭總是不是,您快救救二爺!”

    二爺!

    是一些人對阿衍的稱呼。

    蕭凌夜眉頭打結,“你是誰?”

    “我是二爺手底下的小弟,也是群租房附近的小混混!

    蕭凌夜面色一冷,“今天怎么回事,說清楚!”

    于是。

    牛彪就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蕭凌夜,“……本來我們以為就是一些收高利貸的,想著我們這么多人過去,又帶著錢,肯定能把事情給解決掉,誰知道到地方之后才發現,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收高利貸的,他們也不是沖著錢來的,一個個全都是練家子。我們十幾個人跟他們動手,三下兩下就被制服了!

    “……”

    “二爺跟他們的一個頭打起來了,兩個人打的倒是不分上下,但是那些人抓了簡小姐,說如果二爺不束手就擒,就傷害我們和簡小姐……二爺擔心我們的安危,只能束手就擒。對了,他們的頭叫健哥,他手段特別殘忍,還動手拔了簡小姐的一個指甲!”

    “……”

    拔指甲!

    十指連心,指甲被硬生生拔掉,那該有多痛!

    林綰綰有些眩暈。

    所以……

    出租房里的那些血跡,是寧寧被拔指甲之后流下的!

    她鼻子泛酸,死死咬住嘴唇。

    “是他們!”牛彪突然指向簡父簡母和簡不凡,紅著眼睛厲聲說,“都怪他們!是他們的兒子借了高利貸,健哥找到他們,說只要他們把簡小姐騙過來,就放過他們。他們明知道簡小姐去了可能有生命危險,卻壓根不在乎,為了自己,自私的把簡小姐賣了!”

    聞言,簡父簡母狠狠一哆嗦。

    見蕭凌夜看過來,簡父馬上結結巴巴的說,“不能怪我們,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是你們蕭家……對,就是你們蕭家得罪了人,所以他們才會給我家不凡下套,讓我們不凡欠了高利貸。因為這個,我們家就差家破人亡了!你們大人物的事情,為什么要牽扯到我們這些小市民!”

    簡父越說越覺得自己有理,瞪著蕭凌夜,理直氣壯地說,“至于簡寧!她也是活該,誰讓她心高要攀高枝,如果不是跟蕭衍談戀愛,她能遇到這種事情嗎?她自己想要榮華富貴,就活該接受這樣的考驗!”

    “……”

    林綰綰氣的渾身發抖。

    這是她第一次見簡父簡母,她一直知道他們不是什么好東西,可面對面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何止不是好東西,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簡父還在滔滔不絕,“……再說了,她簡寧是我們的女兒,她的命都是我跟她媽給的,我們因為她才遇到危險,她就該來救我們。至于她的死活……如果她真死了,就當把命還給我們兩口子了,再者說了,她不就被拔了根指甲,不是還沒死……啊——你干嘛?”

    林綰綰忍無可忍,一腳踹上簡父的胸口,見簡父怒目而視,她咬牙切齒的說,“禽獸不如的玩意兒!寧寧生在你們家,簡直倒了八輩子血霉!你自己兒子借了高利貸,你不責怪你兒子,反而來責怪寧寧!是寧寧太傻,明明跟你們這群人渣斷了關系,還擔心你們的安危,怕你們被追債的人傷害,不惜張嘴跟阿衍借錢!你們知不知道她內心有多敏感自卑?她和阿衍戀愛,最怕的就是跟阿衍有金錢上的牽扯,可為了你們,還是跟阿衍求救!”

    林綰綰越說越怒,她忍無可忍,又是一腳踹過去,怒罵道,“她的善良就是被你們這些人渣這樣利用的!你口口聲聲說你們給了她生命,是!除了生命,你們還給了她什么?就算寧寧欠你們的,也在之前斷絕關系的時候都還干凈了!你們這些吸血鬼,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父母!”

    簡父被踹的胸口疼。

    可礙于林綰綰身后有人,他又不敢發作,只能惡狠狠的瞪著她。

    反正在他看來,簡寧的命就是他們給的,沒有他們就沒有簡寧,就算簡寧為這個家付出生命,那也是她應該做的。

    “滾!”林綰綰指著大門的方向,“滾出去!以后別讓我看到你們,否則老娘見一次打一次!”

    “……”

    簡父簡母和簡不凡巴不得趕緊走呢。

    聞言,三個人馬上互相攙扶著,遠遠躲開蕭凌夜和林綰綰,跑到了院子外。

    然而。

    到了院子外,三個人傻眼了。

    天色漆黑,冷風瑟瑟,外加荒郊野嶺。

    他們從群租房被帶過來的時候,是坐車來的,車子好像開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太黑,他們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更不知道距離他們的出租屋有多遠距離。

    風聲嗚咽,像是有人在哭。

    三個人都有些怕怕的。

    “爸,我害怕……咱們怎么回去?”

    簡父吞吞口水,看到停在門口的車子,他眼睛一亮,“有辦法了!”

    說著。

    他又轉身折了回去,林綰綰見三人重新折返,冷冷的看著三人,簡父清清嗓子,“那個,這邊太偏僻了,又打不到車,你讓人開車送我們回家!”

    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林綰綰直接怒了。

    “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蓝筹股龙头股票有哪些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河南快三最大遗漏值 山东快3开奖结果查询 娱乐518电玩城 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时时彩二星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