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0章 發瘋的蘇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蘇清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蘇家勝這幾天在家里一直悶悶不樂,原因就是因為蘇想和封聿景兩人惹他不高興了。自從那天蘇想負氣帶著封聿景離開了以后,就再也沒有回過蘇家,更沒有給蘇家勝打一個電話。

    見自己疼愛的二女兒如此的任性和倔強,蘇家勝一時之間也沒有什么辦法。他雖然很想原諒蘇想,但是他卻無法接受封聿景做他的女婿。

    原本蘇家勝以為蘇想只是一時沖動,等她想明白了就不會嫁給封聿景。但是前兩天他看電視的時候,發現兩人已經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并且已經定下了婚期?粗娨暽献约旱呐畠和熘忭簿暗母觳,蘇家勝更是氣得慌。

    蘇家勝覺得自己不能夠再坐以待斃呢,于是他拿起手里的電話打給了蘇想。

    “嘟嘟嘟……”

    “喂?那位?”蘇想正在婚紗店試婚紗,所以沒有看來電顯示,就手忙腳亂的接了電話。

    “女兒,我是爸爸。這么久沒有回家了,爸爸都想你了,你回家跟爸爸好好談一談好不好?”蘇家勝盡量將語氣放的溫柔些,他認為事情還有扭轉的余地。

    聽著蘇家勝小心翼翼對自己說話的聲音,蘇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唉,爸爸,如果您讓我回去是想勸我不要嫁給封聿景,那么恐怕女兒不能如您所愿的回家了。我現在已經在挑選婚紗了,我和他很快就會結婚,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什么?試婚紗?你這孩子怎么說不聽,我說了不同意,你怎么能夠不聽爸爸的話……”蘇家勝原本還想好好的談一談,可是一聽說都在試婚紗了,蘇家勝瞬間不淡定了,火氣蹦蹦蹦的就上去了。

    “嘟——”還不等蘇家勝把話說完,他就聽到了電話里傳來的忙音。蘇家勝無奈的癱坐在沙發上,半天緩不過神來。

    就在蘇家勝發愣的時候,他看見電視上播報著最新的新聞。只見新聞上說在xx大橋上發生了交通事故,兩輛車相撞了。原本蘇家勝對這種新聞沒什么興趣,可是他卻覺得電視上的那輛車如此的熟悉,就在他想不起來的時候,家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爸爸,您快來救救我,我……我出車禍了!”聽著電話里蘇媚的求救聲,蘇家勝拿著電話的手都在顫抖,再轉身看著電視屏幕上的那輛車,蘇家勝手里的電話“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來不及打電話給司機,蘇家勝就拿著車鑰匙走進了車庫。他上了車以后,一路疾馳到了車禍的發生地點,他剛下車,就看見上面圍著一頓人,不只是有看熱鬧的,還有扛著攝像機拿著話筒的。

    想到現場有這么多媒體記者,蘇家勝為了維護自己的榮譽,他趕緊打電話給保鏢,讓他們來把記者趕走。

    沒過多久,蘇家勝的秘書就帶著十幾個保鏢趕了過來,得到了蘇家勝的指示,拿著保鏢就在前面給他開了一條路,擋住了所有的媒體記者。蘇家勝趁這個機會,趕緊來到了蘇媚的車旁。

    此時蘇媚正眼巴巴的趴在車窗上,等待著蘇家勝的救援,當她一看見蘇家勝出現了,蘇媚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車門,伸出手一股腦的抱住了蘇家勝的胳膊。

    “爸爸,爸爸,你終于來了,你知不知道我真的被害得好慘,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嗚嗚嗚,嗚嗚嗚……”

    蘇家勝趕緊伸手扶住了蘇媚,但是在低下頭的一瞬間,蘇家勝竟然看見蘇媚的衣衫不整,已經被撕得破爛不堪,頭發也十分的凌亂,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還有曖昧后留下的痕跡。

    看著眼前蘇媚這幅樣子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蘇家勝不禁想起了自己家里晚宴的那天晚上,當他打開房門,也是看到了這個樣子的蘇媚。而今天就像是情景再現一樣,蘇媚又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只是現在他們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人來人往,被媒體記者包圍的大馬路上。

    看著蘇媚這個樣子,蘇家勝的一口氣差點沒有提上來,他一臉失望的看著蘇媚,眼神里充滿了無奈。

    “不,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是被人下了迷藥,所以導致我昏迷不醒。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和一個陌生男人在車上了,當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停在路邊的車卻突然被一輛疾馳過來的車給撞了!

    “爸爸,爸爸,您聽我說,一定有人想要陷害我,是故意整我的。爸爸,您一定要幫我查到那個人是誰,一定不要放過他!碧K媚哭著喊著向蘇家勝解釋,她現在可不想丟了蘇家勝這顆唯一的救命稻草。

    蘇家勝聽了蘇媚說的話以后,久久沒有說話,不是他不想相信自己的女兒,而是他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蘇媚。

    蘇媚的一言一行被周圍的記者全部都看在眼里了,雖然聽著蘇媚哭著喊著解釋,但是還是有記者對蘇媚的說法根本不買票,也不相信她的一面之詞。

    只見一個一直站在后面的記者,聽到了蘇媚說的話以后,推開前面的人群,擠了進來,直接沖到了車門旁?粗浾吣弥鴶z影機對著自己,蘇媚趕緊抱住了蘇家勝,一直想要躲在蘇家勝的身后,蘇家勝也極力的想要擋住蘇媚。

    而記者也不是省油的燈,見縫插針的就將話筒對準了蘇媚。

    “蘇大小姐,你說的話怎么和你車上的那個男人說的不一樣呢?我們可是早就采訪過那位先生了,那位先生說他是你長期包養的小狼狗!庇浾哒f這話的時候,語氣里充滿了諷刺,其他人聽到了,也是哄堂大笑。

    此時的蘇媚已經無地自容了,她聽到別人的嘲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那位先生說,你和他平時也會玩一些很刺激的游戲。之前今天你說生活比較苦悶,想要玩一些更加刺激的游戲,所以你和他才會在車上玩起來,不知道那位先生說的對不對?”記者一邊說,還一邊鄙夷的看著蘇媚衣衫不整的樣子,眼里充滿了不屑。

    “啊——那個男人是騙子!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是他故意陷害我的!是他故意的!”蘇媚再也忍不住了,她的情緒突然就爆發了出來,扯著嗓子對那個記者吼著。

    這樣亢奮的蘇媚讓更多的記者沖破阻擋來到蘇媚面前,他們對著蘇媚又是一番拍照。都想拍到更多的有爆炸點的照片傳到網上,這樣點擊率才會更高。

    見自己的女兒以這個樣子出現在媒體記者們的面前,蘇家勝感覺自己的顏面都被蘇媚給丟光了。他盡可能的遮擋著蘇媚,讓保鏢阻攔記者,但是記者們無情的問題還是一個又一個的拋了出來。

    “蘇大小姐,你剛剛被親生父親相認,現在就這般的不檢點,那是不是說明你以前的私生活就已經不檢點了呢?”

    “你的妹妹蘇想最近剛宣布要和封氏集團的總裁封聿景結婚了,同樣的姐妹,而且還是雙胞胎,為什么你們的差距那么大呢?”

    “據我們所知,你的妹妹蘇想自從宣布要和封聿景結婚以后,她手頭上的代言就多的數不清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蘇想以后得人生將會越來越輝煌。那蘇大小姐,你作為姐姐,你對自己的未來有什么規劃呢?”

    聽著記者一連串的拋出來的尖銳的問題,蘇媚的情緒再也忍不住了。原本現在這幅樣子,讓記者拍下了照片,她就已經覺得自己顏面盡失了。隨著記者接連提出來的問題,都是拿自己和蘇想來做比較,蘇媚更加忍受不了。

    她心里的怒火蹦蹦蹦的冒了出來,她再也不想保持自己所謂的大家閨秀的形象了。她“蹭”的一下從車子里面蹦了出來,發了瘋似的沖向了其中一個記者,在所有人驚訝的神情中,搶過了記者的話筒就向人群里面砸了過去。

    由于話筒的沖擊性,一個記者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沉重的話筒給砸到了腦袋。

    “啊——我的腦袋,好痛!”那個被砸的記者當時就被砸倒在地了。

    “我的天哪,有血!流血了!”不知人群中誰喊了一句,這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記者,只見記者的額頭上面已經“嘩啦啦”的流出了鮮血。

    此時,人群瞬間沸騰了起來,一時之間,場面混亂無比,產生了一陣又一陣的騷動。蘇媚趁著人群騷亂的時候,不停的咒罵著,張著一張血盆大口就想咬人。

    一旁的蘇家勝趁著人群混亂的時候,趕緊跑過去抓住了蘇媚。蘇媚卻不停地掙脫,蘇家勝趕緊叫保鏢過來幫忙,幾個保鏢才將蘇媚壓制住,將她鎖進了車里面。

    聽著馬路上傳來的警笛聲,在場的所有人都慌了。

    “快走,警察來了?熳!”

    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那些記者趕緊拿著攝影機匆匆離開了,以免事情鬧得太大,受傷的記者也被蘇家勝的保鏢匆匆帶去了醫院里面。

    看著被鎖在車里面的蘇媚像發了瘋一樣,不停的拍打著車窗,蘇家勝無奈的讓保鏢將蘇媚綁去了醫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彩票软件设计 贵州快3助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律 我的第一本炒股书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一期 上海快三500期 双色球技巧和计算方法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