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9章 紳士的尾隨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蘇清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a市,市中心,晨光小區。

    前腳剛踏進家門,緊接著蘇想就將手中的背包用力一扔,在半空中劃過一個完美的弧度后,落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見狀,蘇想頗為得意的拍了拍雙手,“真是完美!”

    回想起今天發生的一切,她有些疲倦的捏了捏內心,輕嘆口氣,喃喃自語道:“蘇想,一定要加油,堅持下去!這只是復仇之路的第一步,努力掃清一切障礙,走到最后,走到那個最高的位置,給姐姐報仇!”

    話音剛落,蘇想突然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氣來,臉色瞬間也變得蒼白無血色。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扶著沙發靠背,慢慢坐了下去,“回來這幾天,都沒有進行鍛煉,怪不得今天只是走了一場秀,就累到這種地步!”

    說罷,緩過勁兒來之后,蘇想重新起身走到臥室,換了一身運動衣出了門。

    一年前。

    “a小生,這個丫頭能夠醒過來,就已經是一個醫學上的奇跡了,雖說已經醒了過來,但是她身體上的各項機能,還沒有恢復正常,并且身子骨還很虛弱,切記,不能讓蘇小姐過度勞累,如果可以,每天都要進行適當的運動,可以增快她身體恢復正常的速度!

    主治醫師對a先生說這番話時,躺在床上的蘇想早已醒來多時,這些話,她也一字不落的全都聽了進去。

    之后一年的時間里,蘇想每天都會安排出來時間,到別墅后的高爾夫球場進行跑步鍛煉。

    一直持續到幾天前回國,忙著租房子、搬家、應聘等事情,她已經幾天沒有鍛煉了。

    當蘇想走到樓下的時候,早已規劃好的跑步路線上,已經有了一些晚飯過后,相約作伴散步的老人。

    看到許多成群結伴、談笑風生的人群,蘇想不禁暗自感嘆:“這里,要比m國的別墅,不知道好上多少倍,在這里,到處充滿著人情味兒,可是在m國,每天跑步的時候,空蕩蕩的高爾夫球場上,除了我,在沒有其他人…姐姐,你以前也是生活在這種地方嗎?你生活的地方,一定很熱鬧,很熱鬧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想一時之間,突然覺得很不對勁。

    跑到單元樓的拐角處,心中惴惴不安的她不禁停下了腳步,回頭張望。

    “明明沒有人?為什么總覺得有人在暗處跟蹤我?”

    環顧四周之后,蘇想有些蒙圈的搖了搖頭,“難道是我出現幻覺了?為什么,從剛才走出樓道就有這種沖動了?真的沒有人跟蹤我?”

    說罷,她再度回頭看了幾眼,確定沒有人跟蹤自己之后,才朝著家中走去。

    踏進家門,打開燈之后,看著亮堂堂的家,蘇想心中那股慌亂不安的感覺,才褪去了幾分。

    坐到沙發上,她不禁伸手拍了拍胸口,“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一天不鍛煉,身體就會虛弱到出現幻覺,真的是…”

    此時此刻,晨光小區外面。

    “啪!”

    伴隨著一聲脆響,打火機內燃燒起的火焰,點燃了男人手中的那支煙。

    下一秒,灰色的煙霧,隨風吹散在了半空中。

    猛吸一口后,封聿景轉身回到了車上,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單元樓中,某個亮著燈的窗戶處,不曾有半分移動。

    原來,從欣榮娛樂公司的地下停車場離開之后,處于癲狂狀態的封聿景急忙打電話,讓手下查到了蘇想的住處。

    他說過,這次,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任她離開。

    從蘇想下樓那一刻開始,躲在暗處的封聿景,便寸步不離的保持一定的距離跟在她的身后,什么也不做,就是那樣靜靜的看著她。

    打開車窗,背靠在駕駛座上的封聿景扔掉了手中的煙蒂,重新抬頭注視著那扇偷著暖黃色燈光的窗口,輕聲呢喃道:“清柔,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又手忙腳亂的在廚房里忙活?最后,忙活出了一桌子的黑暗料理?然后,坐在餐桌前,雙手拄著頭,對著那些黑暗料理發呆?還是,暗自慪氣?”

    回憶起從前的點點滴滴,封聿景突然笑出了聲音,明明很開心,可眼角,為什么泛起了些許淚花?

    殊不知,從封聿景將車子停在晨光小區外面,抬頭看到蘇想時,他內心深處有多么想要沖出去,沖到這個女人身邊,輕聲說一句對不起,“對不起,清柔,你會接受我這句,遲到了多年的對不起嗎?”

    “封總,我請你冷靜一下,那個姑娘叫蘇想,她并不是蘇清柔,只是長的比較相像而已!”

    “蘇清柔在一年前已經消失了,她是蘇想,不是蘇清柔,她不是!”

    此時,欣玫在地下停車場說過的話,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回蕩在封聿景的腦海中。

    所有人都說她不是蘇清柔,可在封聿景見到蘇想的第一眼時,心中便萬分確定,“我知道,你一定就是清柔,蘇想?你為什么要換了名字呢?清柔,是因為之前發生的一切,讓你感覺很不堪嗎?我知道你是清柔,就算是換了名字,我也知道,你就是清柔!”

    抬頭看了一眼仍舊亮著燈光的窗戶,封聿景不禁苦笑一聲,自嘲道:“封聿景,你就是一個大傻子!就算她是蘇清柔又怎么樣?簡單的一句對不起,就能彌補你犯下的所有過錯嗎?僅僅憑一句道歉,你有什么資格讓人家原諒你?你又有什么資格,重新站到蘇清柔身邊?你又憑什么,利用別人的心軟,讓自己的內心得到安逸?都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了,為什么你還是這么自私,封聿景,就連我自己,都看不起你,從頭到尾,如果不是你,清柔又怎么會受到這些巨大的傷害!”

    想到這些,封聿景一臉痛苦的伸出手,一拳又一拳,捶打著自己的額頭,“我欠你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清柔,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從始至終都是我封聿景對不起你!如果當初不是我的優柔寡斷,蘇媚怎么可能有機會去算計你!又怎么可能有機會換走你健康的腎臟,又怎么會有機會,找到別人合作,傷害你…”

    “清柔,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有資格站到你的面前跟你道歉,更沒有資格以現在這種狼狽的姿態,去求得你的原諒,我知道,倘若我換位思考,站在你的位置上,看待曾經的我做過的那些糊涂事,就連我自己,都不會選擇原諒那個瘋狂的我!”

    想的越多,封聿景心中就越發壓抑,最后只能一根接著一根,不停的抽著煙,才能緩解一下胸腔內,那顆焦躁不安的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看到屬于蘇想家中的那盞燈滅了的時候,封聿景掐滅了手中的煙蒂,喃喃自語道:“清柔,晚安,愿你之后的日子里,再無傷害和算計,這一次,我一定拼盡全力,護你周全!

    回家的路上,封聿景一直開著車窗,吹著深夜的冷風,混亂不堪的思緒,逐漸變得清晰了一點。

    回想起欣玫在地下停車場說過的話,他不禁在腦海中將蘇想與蘇清柔做起比對來,“為什么不管我怎么比較,始終都覺得她們是一個人?蘇想就是改了名字后的清柔,這點毋庸置疑,可是為什么所有人都說她不是…”

    車子停在封家別墅外面時,封老爺子和暢暢正坐在客廳內看電視。

    聽到汽車的引擎聲,封老爺子那顆懸著的心,才沉了下來,但表面上,仍舊若無其事的坐著看電視。

    當封聿景踏進家門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暢暢抱著玩偶,回頭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隨后起身像是逃難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見狀,封聿景有些心痛的呼喊道:“暢暢,你…罷了罷了…”

    望著暢暢離開的背影,封聿景很是無奈,從一年前得知蘇清柔已經離開之后,暢暢就沒有再開口跟他說過一句話。

    一年的時間里,他用了無數辦法,始終都沒有辦法讓暢暢開口。

    也只有封老爺子跟他說話時,暢暢會開口回應幾句,但最終,也是能省就省,從不多說一個字。

    “封先生,暢暢的年齡已經不小了,現在已經是小學生的他,不應該這樣調皮!”

    “封先生,你們家孩子,在學校又欺負其他同學了,你們做家長的能不能及時給孩子溝通一下,再這樣,面對其他家長的指責,我們學校就沒有辦法讓暢暢繼續待下去了!”

    “……”

    想到暢暢的班主任跟自己交代過的問題,封聿景更是頭疼欲裂。

    這一年里,單單是蘇清柔的突然離世,加上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早已讓封聿景心力交瘁,甚至已經將整個封氏集團交給了公司的副總來打理。

    如今,再加上關于暢暢這些棘手的事情,他撐到現在都沒有崩潰,已經算是一個奇跡了。

    “倘若清柔現在還在,暢暢怎么會變成現在這樣,一切的一切,還是要怪我自己,全都只能怪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五分快三精准免费计划 向上360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澳门三合2020 软件黑客破解时时彩票 河内五分彩 走势图组选 pc幸运28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 浙江省11选择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