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054章 暢暢只要清柔媽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蘇清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面對暢暢的祈求,蘇清柔始終狠不下心來拒絕他。

    起身將暢暢抱在懷里后,蘇清柔拍著他柔聲道:“媽媽不走,暢暢放心,媽媽會一直在這里陪著你!”

    “不過,暢暢,今天奔波了一天,咱們現在睡覺,休息休息好不好?”

    話音剛落,暢暢猛地搖了搖頭,撅著小嘴可憐巴巴的說道:“我不要睡覺,媽媽,暢暢一旦睡著了,你就趁機離開,等我醒來,就看不到你了!”

    說罷,一雙大眼睛已經變得淚眼婆娑。

    看到暢暢撇著小嘴的模樣,蘇清柔忍不住鼻尖一酸,“好,那我們不睡覺,媽媽就這么一直陪著你!”

    如若可以,她寧愿真的就這么陪在孩子的身邊。

    失去了親生骨肉的蘇清柔,早已將暢暢當做了自己的孩子來對待。

    但最終,早已疲倦不已的孩子怎么可能熬得過一個成年人。

    過了睡覺點沒一會兒,暢暢便在蘇清柔的懷中沉沉睡去,一雙小手,此時還有氣無力的攥著她的衣角,不肯松開。

    陪君千里,終有一別。

    收拾了一下自己簡單的行李后,蘇清柔在暢暢的額間輕輕吻了一下,毅然決然的連夜離開了封家。

    “暢暢,對不起,是我騙了你,如若有來生,我希望我們能夠做一對真正的母子,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以媽媽的身份,陪伴著你長大!

    歸根結底,她一丁點也不想變成和宋問詞一樣,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蘇媚已經是一個那樣的病人了,她不能再自私的搶走她的孩子還有丈夫。

    這是她做人的底線。

    哪怕做出這樣的一個結果,對她來說,簡直是殘忍無比的。

    而另一邊。

    接到封老爺子的電話后,封聿景改變了原來的線路,風塵仆仆的趕到了醫院。

    看到站在走廊口,一臉嚴肅的封老爺子后,封聿景不禁心下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爸,發生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讓我來醫院?是那個女人…”說道一半,封聿景將后半句話咽回了肚子里。

    對于蘇媚,他心中始終有一個疙瘩,對于當年她的不辭而別,他心中一直很膈應。

    抬頭看到封聿景時,封老爺子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欲言又止道:“聿景,我也不知道蘇媚怎么會忽然回來,剛到家沒多久,她便暈了過去,剛才醫生跟我說,她也有很嚴重的腎病,比暢暢要嚴重的是,她可能需要換腎來維持生命!

    “什么?”與封老爺子得知這個情況時的反應如出一轍,封聿景不禁黯然失色,一時之間他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縱使心里對蘇媚有意見,但畢竟,她是自己名副其實的妻子,年紀輕輕得了這種病,封聿景的心情倏地沉重起來。

    不等他接受這個事實,封老爺子又闡述了另一件此時看起來比較棘手的事情,“聿景啊,還有一件事,你得深思熟慮的好好想想,如今蘇媚回來了,一個家里兩個女人,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你要怎么辦?到底要選擇誰,你要好好想想,不管怎么說,事已至此,你必須得做個了斷!

    “我……”

    聞言,封聿景愣在了原地。

    問題確實很棘手,棘手到讓在商場征戰多年的他,如今竟然也猶豫不決起來。

    暢暢那么喜歡蘇清柔,那么依賴她,他這個做父親的要怎么狠下心來拆散他們?但轉念一想,蘇媚是他的妻子,是暢暢的親生母親,如今出了這種事情,他又要怎么做到棄她于不顧?

    兩個人說話期間,一名護士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封先生,蘇小姐知道您來醫院了,她表示,現在想見一見您!”

    看了一眼封老爺子,封聿景無奈的搖了搖頭,跟著護士往病房走去。

    每邁一步,他的心情就會沉重一分。

    等終于來到病房門口時,封聿景心中已經終于有了自己的決定。

    推開房門后,他步履維艱的走了進去。

    只是當看到那個套在床上臉色蒼白,病懨懨的女人時,封聿景不禁怔在了原地,他實在是想不到她就是當年離開時,那個風情萬種的女人。

    心像是被什么給輕撞了一下。

    “聿景……”看到站在門口的封聿景時,蘇媚驀地睜大了雙眼,掙扎想要從床上坐起來,“你終于來了,聿景,我…”

    話說到一半,靠在床頭的蘇媚倏地掩面哭泣起來,蒼白的小臉也順勢藏到了被子中。

    纖瘦的身體蜷縮在床頭,不停的顫抖著。

    再抬頭時,她早已哭的淚流滿面,全然沒有了方才在封家時,在蘇清柔面前那副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的模樣。

    擦去眼角的淚水后,蘇媚小聲的啜泣道:“對不起,聿景,當年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對不起暢暢,對不起,聿景,真的對不起,當年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一聲不響的離開,不該那么無情的丟下你們父子倆…”

    聽到這里,封聿景陷入了回憶中。

    當時的痛,如今仍舊歷歷在目,他清楚的記得,尚在襁褓中的嗷嗷待哺的暢暢哭的是多么撕心裂肺,本該在媽媽的懷抱中快樂成長的暢暢,又是如何依偎在自己懷中,羨慕的看著那些站在媽媽身邊玩耍的孩子偷偷擦眼淚的……

    這一切的一切,讓他如今沒有辦法輕易的原諒眼前這個自私的女人,盡管如今她已經變成這番模樣。

    察覺到沉默下來的封聿景,蘇媚哭著繼續闡述道:“當年的事情固然是我的錯,但聿景,你要相信我,當年我是被迫離開的,當時我的有我自己的苦衷,從生完暢暢之后,我就被檢查出來了患有腎病,那種情況下,我不知道該怎么將這個殘酷的事實告訴你!”

    “當時,我真的是太愛你了,聿景,我不忍心你跟我一起面對這種糟糕的事情,才選擇隱瞞下去,獨自承受,為了得到更好的醫療條件,為了瞞住你們,我只身一人前往m國!

    “如果可以,我寧愿選擇告訴你,待在你的身邊,天知道,這些年,我一個人在國外是怎么度過的,內心的絕望,無數個漆黑的夜晚,我一個人都是怎么熬過來的,我想你們,我想陪在暢暢身邊看著他長大,但我不能,暗中求而不得的痛苦,又有幾個人能懂!”

    說道最后,蘇媚徑直跳下病床,沖到封聿景身邊緊緊的抱住了他。

    依偎在他的懷中,蘇媚再也抑制不住的放聲大哭起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聿景,我知道錯了,我錯了,嗚嗚……”

    聽聞蘇媚的一番哭訴,不明真相反的封聿景一時怔在了原地,任由你身前這個女人撲在自己懷里抽泣。

    抹去臉上的淚水后,蘇媚接著楚楚可憐的說道:“聿景,剛才醫生告訴我,我的身邊越來越嚴重了,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腎源,病情加重的我已經時日不多,找到匹配的腎源如同大海撈針,我不想就這樣離開你們,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我們的孩子暢暢,聿景,我想在最后的這段日子里陪在你和孩子的身邊,這么多年,我都沒有充當好一個媽媽的角色,最后的時光里,我想好好的彌補一下暢暢!

    從封聿景懷里離開后,蘇媚淚眼婆娑的望著男人那雙深邃的眼眸,柔聲道:“聿景,我不奢求你能原諒我,但我希望,你能夠給時日不多的我一個彌補的機會!

    聞言,封聿景欲言又止。

    思慮再三后,他終究是沒能說出離婚二字。

    “好好休養,不要想那么多了,我還有點事情,一會兒再來看你!”

    說罷,不等蘇媚回應,封聿景推開她徑直離開了病房。

    殊不知,在封聿景轉身離開后,蘇媚嘴角揚起了一絲得逞的陰笑。

    剛離開病房沒多久,封聿景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喂,紅姨!

    “封先生,您什么時候能夠回來?暢暢一直在家里哭鬧著要找蘇小姐,再這么哭下去,暢暢的身體會受不了的,蘇小姐早早便離開了家中,這可怎么辦吶!”

    說話間,封聿景隱隱約約的從電話中聽到了暢暢撕心裂肺的哭聲,一直在吵著要媽媽。

    掛斷電話后,封聿景急忙給蘇清柔打電話,目前這種情況,他只能找她幫忙。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連著撥打了幾個電話,蘇清柔的手機一直處于關機狀態。

    無奈之下,封聿景開車趕忙往家中趕去。

    “我要媽媽,我只要媽媽,你們都走,都走,我只要我的媽媽,我要找媽媽…”

    前腳剛踏進大門,封聿景耳邊便傳來了暢暢震耳欲聾的哭鬧聲。

    抬頭看到封聿景時,哭成淚人的暢暢飛奔過去了抱住了他的大腿,哀聲乞求道:“爸爸,我求求你,把我的媽媽接回來好不好…”

    面對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兒子,封聿景一臉無奈的抱起來他,“暢暢,你的親生媽媽回來了,以后只能陪在你親生媽媽的身邊,而且,她得了很嚴重的腎病,我們要好好陪在她的身邊,知道嗎?”

    “我不要,我不要她,我只要清柔媽媽,我只要清柔媽媽!”

    本來心情就有些煩躁,加上暢暢的哭鬧不止,封聿景的脾氣徹底爆發,“不要哭了!蘇媚才是你的媽媽,蘇清柔不是!況且,她已經不要你了,是蘇清柔不要你了!”

    “不可能,清柔媽媽不會不要我,不會的!”

    殊不知,封聿景的一番氣話,讓態度堅決的暢暢哭了整整一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华煦期货配资 福彩3d开奖号走势图 湖北快3彩立中 有哪些棋牌游戏是玩真钱的 哪个时时彩平台最好 12262体彩排列3奖号 002647股票分析 北京快3助手安卓下载 腾讯分分彩一期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