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050章 毀她的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蘇清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按耐著滿心的疑惑,蘇清柔背著包朝著隊伍的方向小跑過去。

    走到封聿景身邊時,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拽了拽他的衣角,悄聲道:“封聿景,謝謝你!睅臀腋读隋X。

    聞聲,封聿景莞爾輕勾了勾嘴角,面部的線條柔和溫柔,低頭瞥了一眼蘇清柔后,悠悠開口道:“不用謝我,本來是要你請我一個人吃飯的,誰能想到這兩個活寶兒也跟了過來,菜是他們點的,吃的最開心的也是他們,這頓飯,理所當然就該我來結賬!”

    “不過,你也不要存在什么僥幸心理,既然今天這頓飯是我請的,那你要請我吃那頓飯以后還得給我補上,一碼歸一碼,這些都不能混為一談!”

    蘇清柔心中剛剛升起的對封聿景僅有的好感,在聽到他這番話時,瞬間消失殆盡。

    還要請封聿景吃一次飯,那到時他們兩人相處起來……

    害怕引起封老爺子和暢暢的注意,蘇清柔壓低聲音,嗔怪道:“你怎么這么無賴,封聿景,堂堂封家掌門人,缺我這個窮苦人家的姑娘的一頓飯嗎!”

    封聿景不置可否一笑,嘴角不禁揚起了一起得逞的弧度。

    暗自給了封聿景一個大白眼后,蘇清柔冷哼一聲,跑到了暢暢身邊,不再理會那個大無賴。

    “賤女人,拿命來!”

    冷不丁響起的聲音,讓大堂里的人同時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女人拿著一瓶不知名的液體瞪著一雙猩紅的雙眼朝著蘇清柔所在的位置跑去。

    察覺到瘋女人的目標是自己時,蘇清柔想都沒想急忙抱著暢暢往遠處跑去。

    今天上午在醫院門口發生的那場意外,給了蘇清柔很大的沖擊,以至于一天下來,她的神經一直處于緊繃狀態,對于周圍的環境十分警惕。

    在轉身看到瘋女人之前,只聽到那聲尖銳的嘶吼聲時,她便以最快的速度將暢暢護在了懷中。

    一時之間,不明所以的圍觀群眾皆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的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看到蘇清柔跑向了一邊,瘋女人拿著裝有液體的瓶子改變方向,朝著她繼續追了過去。

    千鈞一發之際,只見封聿景一個跨步便繞道了瘋女人身后,徑直伸手奪過了她手中的裝有不明液體的瓶子。

    見狀,封老爺子也趁機沖上去,配合著封聿景的動作成功將瘋女人制服。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要殺了那個女人,我要殺了她!”

    被封老爺子和封聿景壓在地上后,瘋女人仍舊苦苦做著掙扎,看向蘇清柔時,渾濁的眼睛里寫滿了仇恨。

    伴隨著“哐當”一聲脆響,方才瘋女人手中高舉著的瓶子倒在了地上,里面的透明液體順勢流了出來。

    異常刺鼻的味道在餐廳大堂內彌漫開來。

    “快報警!”

    一聲驚呼過后,愣神的工作人員終于反應過來,“安保人員快點過來!”

    “大堂內發生意外襲擊事件,懇求增派人手!”

    隨著一番短暫的忙碌過后,酒店的安保人員已經將那個瘋女人綁了起來,緊接著餐廳外便響起了長長的警鳴聲。

    “封先生,不好意思,讓您受驚嚇了!”

    來的警察好像和封聿景認識,說話也是異常的客氣。

    不過知道封聿景背后的勢力后,對于眼前的這一切,蘇清柔早已是見怪不怪。

    警察來后,便徹底將現場封鎖了起來。

    檢查了一番流在地上的刺鼻液體后,類似于法醫的警員皺著眉頭說道:“隊長,這是硫酸,剛才若是濺到人的身上,后果將不堪設想!”

    聞聲,好不容易鎮靜下來的蘇清柔,一張小臉微微白了白。

    回憶起剛才的情況,蘇清柔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那個女人是朝著她沖過來的,瓶子中的硫酸也是要往她身上潑的。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恨到要用硫酸來毀容!”

    警察局內,此時,封聿景站在審訊室外,神色凝重的緊盯著里面那個已經上了手銬的瘋女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動機去傷害被害人蘇小姐的?”

    面對正襟危坐的警察的審訊,那個瘋女人一臉淡定,沒有絲毫恐懼,“她是小三,就是那個賤女人勾引我的老公,攛掇我老公跟我離婚,她該死,她該死!”

    “安靜一點,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最好能配合我們的調查!”

    “她就是一個小三,警察同志,難道你們就這么偏袒那個破壞別人家庭的女人嗎?像那種女人,她憑什么可以好端端的活在這個世上,我要毀了她,我就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毀了她,毀了她!”

    說罷,瘋女人倏地神情激動起來,不停的在座位上晃動起來。

    看到眼前這種情況,即使在審問下去,也是徒勞無功。

    “封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目前我們能掌握到的情況,就是這個女人今天是從精神病院里放出來的,她只說蘇小姐是她丈夫在外面的小三…至于其他的情況,我們暫時還沒有辦法查出來!

    剛才的情況,封聿景全都看到了。

    琢磨著少之又少的線索,封聿景忍不住蹙眉,“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查出來這件事情到底是誰指使的!”

    四個人在警察局做了筆錄后,才往家中趕去。

    今天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還未到家時,暢暢便已經在蘇清柔的懷里睡著了。

    回到家中后,從始至終一言未發的封老爺子緊皺眉頭,問道:“蘇丫頭,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什么人了?短短一天的時間內,已經遭遇了兩次這種事情,這可能性也太小了啊”

    聞言,站在一邊的封聿景也忍不住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我也這么想,倘若沒有得罪人,這一天經歷了兩件這種事情,只是不知道,幕后指使人到底是誰!”

    經封老爺子和封聿景這么一說,蘇清柔心中大致已經有了方向。

    想到前后兩次驚心動魄的經歷,她不禁感嘆道:宋問詞,紀宸,這段時間我真的是對你們太客氣了!真以為你們兩個人無法無天了是吧,用這種卑劣的手法來摧毀我,壓制我除了你們兩個奇葩以外,沒有人能想到這種損招了吧!

    想到這些,蘇清柔眼底閃過一絲狠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誅之!

    為了避免封老爺子和封聿景知道這件事,蘇清柔故作鎮定的說道:“我也不清楚,也許是那場比賽過后,我得罪了重大網友吧,沒事的,有你們在這里我已經覺得很安全了!”

    商討一番未果后,累了一天,幾個人回各自的房間洗過澡后,紛紛進入了夢鄉。

    殊不知,在封家內的所有燈悉數熄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后,墅外忽然沖過去一個人影,站在原地冷冷的盯著封家的別墅,犀利的眼睛里彌漫著滔天的怒火。

    次日清晨,蘇清柔出門工作之前,封聿景攔住了她的去路。

    “怎么了?”

    “那個,這幾天你最好不要單獨外出,幕后指使我們還沒找到是誰,這兩個保鏢會一直跟著你保護你的安全!

    話音剛落,收到封聿景的示意,兩個穿著黑衣的彪形大漢已經站到了蘇清柔身后,“蘇小姐,以后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吩咐我們去做就行!”

    “什么?”從未見過如此陣仗的蘇清柔瞬間愣在了原地,一臉錯愕的盯著封聿景,“你這是做什么?還沒到那種地步…”

    “你不要管那么多,又不用你付薪水,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說罷,封聿景自動忽略蘇清柔的反應,徑直離開。

    迫于無奈,蘇清柔只能任由那兩個保鏢隨時隨地的跟在自己身后。

    到達會場后,趁著四下無人,她拿出另外一個手機,撥通了手機內僅存的那個電話號碼。那頭已經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了,剛才有封聿景在,她不好去接。

    “你可真是笨的可以!”

    明明是毫無溫度的聲音,可此時聽來,卻是充滿了嘲笑與鄙視。

    “若不是這段時間我所有的重心全都放在比賽上,怎么可能會讓那兩個人鉆了空子做出這種事情……”

    “嗤!钡偷偷淖I嘲聲從手機那頭傳來,顯然那人在電話那頭又將蘇清柔給鄙夷了一番。

    蘇清柔懶得再同他爭辯,她還是要把更多的時間投注在排練中。

    “嘀嘀嘀!”

    剛送宋問詞到片場回來,紀宸開著車子到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車子還沒停穩,耳邊便傳來了一聲巨響,緊接著車子的警報聲便響了起來。

    透過后視鏡,只見車屁股被另一輛車撞了上去。

    “我的天吶,真是出門不利!”

    咒罵了兩句過后,紀宸黑著一張臉怒氣沖沖的下了車,勢必要找那個司機討個說法,“你是怎么開車的,長沒長眼睛啊,你是不是…”

    “先生,對不起,不好意思啊,我駕照是剛考出來的,真的對不起!”

    看到眼前那個身材火爆,面容較好的美女時,紀宸瞬間閉上了嘴,態度也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沒關系沒關系,車子都有保險,這都不算事兒,美女,沒有嚇到你吧!”

    “對不起,先生,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說話間,美女已經向前走了好幾步,胸前兩團巨大的柔軟有意無意的在紀宸胸前蹭了幾下,“先生,您的車子是我撞壞的,那我理應賠償您的損失!”

    “這沒關系,美女,真的…”

    忽略掉紀宸的客氣,美女已經拿出一個名片交到了紀宸手中,“先生,我叫喬恩娜,這是我的聯系方式,我還有點其他的事情,以后通過這個號碼聯系我就可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辽宁十一选五定牛走势图 上海11选5走势图官网 长城汽车股票 哪个网站彩票预测准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 安徽省快3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中国联通股票 东方6+1玩法 内蒙古11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