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001章 一對狗男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蘇清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這是我的孩子,以后都由我來照顧了!”

    意識混沌之間的蘇清柔在聽到一個冷酷而陰森的男人聲后緩緩睜開眼睛。

    她發現她的床前站著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男人背著光,蘇清柔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但現在,男人手里抱著一個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目光陰隼的看著她。

    蘇清柔被男人的目光掃過,身子一涼,她下意識的低頭去看她的小腹。睡覺前還高高隆起的肚子現在已經癟下去了許多。

    孩子?她的孩子!

    “不,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我和紀宸的孩子!”

    蘇清柔反應過來,掙扎著就要從床上坐起來。男人低低的輕嗤了一笑,笑聲里充滿了鄙夷。在蘇清柔伸手要抓住男人的衣角時,男人用力的將她一推,重新推回床上。

    蘇清柔掙扎著又要去和那個男人搶孩子,男人高大的身姿這時卻是一轉,直接抱著孩子走出房門。

    房門倏然一關,蘇清柔眼前驟然一黑,身子一沉。

    她心一驚,撐著身子就要去追那個男人?呻p腳好像是在踩在半空中似的,她整個人直接就往高空中墜落下來。

    “!”

    下一刻,蘇清柔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目光從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掃過,她這才驚覺剛才她是做了一個夢。

    夢里,有個男人和她搶孩子。

    長吁了一口氣,她在心里暗自慶幸,幸好只是一個夢。

    夢是跟現實相反的,她的孩子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出生,享受著她和紀宸的關愛的。

    紀宸。

    一想到紀宸,蘇清柔心忍不住一甜。

    這是她最愛的男人,紀宸雖然出生在一個極為貧困的農村家庭里,但他上進,大學時年年都能拿到獎學金,是他們大學里的風云人物。

    而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在大學時就和她相愛了。。等她畢業后,也就順理成章的嫁給了紀宸了,紀宸也在和她結婚后去她爹地的公司上班,幫忙管理公司的事務,F在她又懷了孩子,等孩子出生了,他們一家四口的生活該多圓滿啊。

    蘇清柔正沉浸在對美好未來的憧憬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她的父親打來的,她的父親在電話里告訴蘇清柔,今晚他要去一個酒會,不能回蘇家別墅和她一起吃飯了。

    掛掉電話的蘇清柔有些失望,紀宸最近一直很忙,所以她今天晚上回蘇家,想要和她爹地一起吃晚飯。不過聽家里的傭人講,她爹地最近也早出晚歸的,不知道在忙什么。

    蘇清柔帶著失望離開了蘇家別墅,司機把她送到她和紀宸的愛巢。

    拖著八個月多大的肚子,蘇清柔打開了家里的大門。

    大門口的紅色高跟鞋一下子跳入了她的眼簾,她微微輕瞇了瞇眼睛,一種不好的預感催促著她往臥室的方向走去。

    “你說那個蘇清柔怎么就那么蠢,到現在都不知道她肚子里懷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種,還傻傻的等著孩子出生。她要是知道一旦她的孩子生了,她就得……”

    一個嬌柔的能掐出水來的聲音從臥室里傳出來,而伴隨著她說話聲音一起傳入蘇清柔耳畔的是男人急促的呼吸聲。

    蘇清柔站在臥室門口,全身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你管她的,反正我答應過你的,我不會碰蘇清柔。這么久來我也是真的沒有碰她一下,倒是你,你陪那個女人旅游去,都晾了我好久,今天該好好滿足我了!

    臥室里,又響起一個熟悉而略顯猴急的男人說話聲。這個男人的說話聲落下后,臥室里就響起一陣窸窣的脫衣聲,接著便是一陣比一陣興奮高亢的聲音。

    蘇清柔全身都在顫抖。

    說話的男人是……紀宸。

    這個她愛到骨子里的男人。

    他和別的女人……

    蘇清柔鼓起了她最大的勇氣,伸手要去推開臥室的房門,臥室的房門只是虛掩著,她一碰就開了。如果說剛才蘇清柔只是隔著房門聽到紀宸和別的女人的說話聲,那么在臥房的門被推開的那一刻里,她看到了兩具赤果的胴體交纏在一起。

    那一刻里,她羞憤、怨恨、不解,她整個人都要奔潰了。

    結婚九個多月,懷孕八個多月。紀宸無數次的和她一起憧憬幻想著孩子的出生。

    那現在又在搞什么鬼?

    什么叫做他從來沒有碰她一下?如果他沒有碰她,那她腹中的孩子又是怎么來的?

    隨著房門被推開,床上和紀宸交纏在一起的宋問詞也看到了她。宋問詞嘴角一揚,馬上對蘇清柔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繼而勾著紅唇輕附在紀宸的耳畔邊輕語起來,“阿宸,怎么辦,我們的事情好像被蘇清柔發現了?”

    床上的紀宸身子驀的一僵,順著宋問詞的目光也看到了站在門口邊的蘇清柔。

    蘇清柔渾身發顫,兩只手緊緊的攥住身上的衣服。

    她努力的睜大眼睛,想要透過紀宸那張深邃俊逸的臉看透他的內心。

    紀宸,他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

    冷酷、無情,甚至是暴戾。

    蘇清柔清楚的看到了紀宸臉上翻滾起的這些表情。他甚至還冷佞的咧嘴對蘇清柔輕笑起來,“清柔,本來是想等你把孩子生下后再告訴你我和問詞的事情的。不過現在看來,沒有必要拖到以后了。就像你現在看到的這樣,我是真的愛問詞的,我真正想要娶的女人也只有問詞。你只不過是……”

    紀宸話一頓,目光向蘇清柔高高隆起的肚子看來。

    “可以被我們利用的工具,有人想要你肚子里的那個孩子!

    無數憤怒的因子有那么一瞬間在蘇清柔的胸膛里翻滾,攪弄,刺激著她身體里的每一根神經線。

    “紀宸,你說你連碰我都沒有碰我一下,那我肚子里孩子是誰的?!”

    聽到蘇清柔近乎吶喊似的聲音,床上的宋問詞這時已經穿好衣服了。她又是得意的嬌媚一笑,洋洋得意的說起來,“蘇清柔,你真是個蠢到無以復加的笨蛋,你連你被誰睡過都不知道,活該你倒霉!

    宋問詞那得意洋洋的嘴臉讓蘇清柔恨不得直接撕爛她的那張臉。但僅存的理智又告訴她,她可能一直以來都被人算計了。

    “我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她努力的克制著她的情緒,質問起紀宸來。

    紀宸從床上拿起一件睡袍,往身上一裹,向蘇清柔走來。

    蘇清柔覺察到他身上的危險氣息,捂著小腹連連后退,最后干脆轉身要向大門口跑去。

    紀宸人高馬大,手臂一扯,馬上扯住了蘇清柔。蘇清柔掙扎,紀宸冷笑,“清柔,雖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但只要你乖乖的生下孩子,我保證你和你父親不會出事的!

    “紀宸,你個狼心狗肺的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和爹地對你那么好,我們蘇家的東西以后都會是你的,你為什么還要這樣對我們!

    蘇清柔想不通,她爹地的公司雖然和那些跨國公司不能比擬,但在江城也算是很有規模的了。紀宸只要好好對她,以后蘇家的公司肯定就是他接手的。

    可他為什么要背叛他們父女兩?

    真的愛這個叫問詞的女人?還是說這個叫問詞的女人可以給他更大的利益?

    還沒等蘇清柔把這些問題想清楚,她后腦袋就是一痛,接著就有一片黑暗向她襲來。

    在她意識迷糊之間,她隱約聽到紀宸和宋問詞的談話。

    “你瘋了啊砸她腦袋,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咱們怎么向那個人交代?”

    “我不砸,萬一讓她跑了呢?紀宸,我可是告訴你,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關系著咱們的下輩子榮華富貴的,一點差錯都不能出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网 深圳理财平台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彩 安徽快3开奖遗漏数据 辽宁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