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二二章 壽元耗盡而亡,秦禿頭真是太強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一品修仙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nbsp;   充斥著陰冷氣息的環境里,不見天日,夕陽大神官行走在期間,已經能感覺到那種化不去的壓制。

    毫無疑問,這里是上古地府的碎片。

    而且應該還是比較核心地帶的碎片,如此才能有這么強的壓制里,身為掌控者權柄的大神官,在這里都能被壓制一部分力量。

    隨著前進,壓制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強。

    枯寂冷冽,遍地荒蕪,只有怪石嶙峋的世界里,慢慢的開始出現了一絲水汽,河流流淌在半空中,密密麻麻的構建成一張復雜的蛛網。

    河流之內,怨魂邪物數不勝數,被河流裹挾著,在這里永無休止的流淌下去。

    其后還混雜著一段昏黃的大河黃泉河,一段段血黃色的忘川河,再混雜著一些泛著銀色的弱水河段。

    隨著深入進去,上古地府的五大水脈之四,都能在這里看到了。

    到了這里,夕陽大神官什么都不用說,暗藏著的其他幾位大神官,其實都可以確定了。

    這里絕對是上古地府那波人挖的坑,費盡心機的找到了這塊上古地府碎片。

    甚至還有可能,是在當年上古地府破碎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提前做了準備,將這塊上古地府的碎片,控制著墜入到太昊的世界。

    每個人都相信,這里有針對夕陽大神官的陷阱,大家認同了夕陽大神官的計劃,也是想趁機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狠狠的重創對方。

    這一大片充斥著各種河流的深處,藏在葬身河底的地方,無窮無盡的陰魂怨鬼,簇擁成團,比肩接踵,在這片無數陰魂怨鬼的中心,有一處空出來的空地。

    女修、黑臉壯漢、繃帶人,全部都在這里。

    黑神祇扛著鬼幡,利用無窮無盡的陰魂鬼物,加上葬身河的力量,將他們的一切,都遮掩在這里。

    陷阱當然有了,他們不會放過這種機會,難得會讓天宮的大神官陷入被動的機會,哪怕有風險,也絕對不能什么都不做。

    借助這種機會,盡全力狠狠的重創天宮一次最好。

    他們也相信,太微天帝的人,和府君的人,都不會放棄這種機會,也一定會來的。

    秦陽悄悄的跟在后面,沒有急著做什么,他其實已經察覺到,臨時起意開了個頭,事情已經越鬧大越大了。

    幾波人各自都有各自的想法。

    夕陽大神官明顯是知道這里有坑,有人在釣魚,他這是準備吃了餌,再把下餌的人打死。

    而他之前蹲在門口蹲點,也察覺到,上古地府的人也已經先進去了,這是要玩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把戲。

    再加上他一人分飾好幾角,在旁人看來,現在怕是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自上一次倉促的戰斗之后,這一次怕是又要有人隕落了。

    嘆息一聲,秦陽轉悠了一圈,在那些混進來想要渾水摸魚,趁機撈好處的人里,找到了張正義。

    有一說一,這次他還是沒能一眼認出來張正義是哪個。

    最后還是看到了對方頭上插著的簪子,通過上面的印記,認出來張正義又換馬甲了。

    “你戴這個簪子,是生怕我認不出來你么?”

    “是啊,現在辦正事,要是認不出來多麻煩!睆堈x回答的理所當然,壓根沒感覺到,這句話就是在羞辱他秦師兄。

    秦陽扯了扯嘴角,忍了,刨除簪子,他的確沒認出來。

    “別廢話了,趕緊走,對方來的可不止一個人,萬一真讓人給我一窩端了,我就虧大發了!

    “咳,秦師兄,你不是已經把剩下的全摘下來了么?說啥哪怕摘了用不上,也不能便宜天宮的人么?”

    “你懂個屁,萬一他們喪心病狂,連根都給挖了,那虧的可就不只是幾顆奇異果了,而是無數顆奇異果,賣了他的權柄都賠不起!

    張正義聞言,微微一怔,稍稍一算,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這話倒是沒錯,權柄對我們又沒什么用,還不如奇異果值錢!

    倆師兄弟分開行動,張正義套著人畜無害的新馬甲,跟個正常的摸魚黨一樣,跟在后面假裝渾水摸魚撈好處。

    秦陽則套上了星隱星官的馬甲,遠遠的吊在夕陽大神官后面。

    前方的夕陽大神官,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水網之間,一點一點的按照情報上給的方位,靠近那個神奇靈果生長的地方。

    親自來到這里之后,他也更加確信,這里的環境,的確可能會催生出那種神奇的東西。

    當年上古地府里,誕生出來的亂七八糟的怪異東西數不勝數,各種靈植也多有詭譎。

    雖然他從一開始就確信,東西是肯定有的,效果也肯定有,對方用來設立陷阱的誘餌,不可能是假的,假的就有可能引不來他了,顯然設下這個局的人,不會在這種事上,擔這種不必要的風險。

    一路穿梭,待他穿過一片葬身河組建的水網時,就見葬身河驟然炸開。

    無窮無盡的陰魂鬼物,從中噴涌而出,龐大的數量,裹挾著葬身河一起,化作一條巨蟒一般,向著中心的夕陽大神官纏繞而來。

    黑臉壯漢帶著扛著鬼幡的黑神祇,被無窮鬼物簇擁著走了出來。

    夕陽大神官面色平靜,伸手一揮,揮灑出大片的夕陽,黑神祇搖動鬼幡,輕松的抵擋住所有的夕陽之光。

    被擋在黑神祇后方的黑臉壯漢,也在同一時間消失不見。

    他一步跨出,跨越了空間,出現在夕陽大神官三丈之外的地方。

    黑臉壯漢眼神一凝,他明明是想直接一拳轟爆了夕陽大神官的,出現的位置,卻在三丈之外。

    心里閃過念頭,可肉身的動作去沒有絲毫遲疑,肉身裹挾著最純粹的巨力,一擊轟出。

    拳頭前方的空間仿若塌陷,拳頭周圍的空間也開始了扭曲,速度驟然暴跌到極致,仿若一寸一寸的向前挪動。

    “至曲!

    黑臉壯漢低喝一聲,全身肌肉虬結,如同要崩斷了一般,最純粹的巨力落下,硬生生的壓彎了扭曲,強行讓至曲大神官制造出的扭曲空間平復。

    他已經暴跌的速度,也在這一刻,驟然暴漲。

    夕陽大神官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他身前被扭曲遮掩的空間,恢復正常之后,大日大神官的身形,在那里展現了出來。

    他雙手合十,耷拉著眼皮,低聲一喝。

    “禮贊,太昊!

    一輪大日,從他的囟門一躍而出,隨著大日大神官一掌推出,大日之中凝聚出的大日神光,驟然化作一只巨掌,跟黑臉壯漢的拳頭對碰到一起。

    霎時之間,大日神光所凝聚出的巨掌,崩碎消散,而黑臉壯漢也倒飛了回去。

    他拳頭上的血肉,不斷崩碎消散,全身的血肉,也仿若人偶師的血肉偽裝,消疏脫落,只剩下一個骨頭架子,倒飛了回去。

    黑臉壯漢穩住身形,骨頭架子上,血肉飛速的衍生。

    但大日大神官卻不準備給他機會了,刺目的大日光輝,化作無差別擴散開,專門克制體修的大日神光,消融黑臉壯漢體表不斷衍生出的血肉。

    周遭奔涌的葬身河里,一顆巨大的眼球,在河面上浮現,眼球里倒映出黑臉壯漢。

    霎時之間,便見所有的大日神光,都在瞬間消失不見,轉而照在了眼球里倒映出來的那個黑臉壯漢身上。

    “夕陽、至曲、大日……”黑臉壯漢恢復著肉身,一邊似是嘲笑,似是驚訝的道:“還真是讓人意外啊,太昊麾下的大神官,什么時候懂得這般同舟共濟了?”

    夕陽大神官行走在外,至曲大神官親自出手,將其他人藏在夕陽大神官本人,所占據的那塊空間里。

    只要看不穿夕陽大神官,便不可能看穿至曲大神官到底隱藏了什么。

    沒人能發現。

    鬼群里,全盛上下都被繃帶死死纏住的繃帶人,沉默了一下,他四肢上的繃帶,都在此刻散開。

    這個時候,才能看到,他壓根沒有常人的四肢,所謂的四肢,就是一顆顆讓人瘆得慌的眼球匯聚而成。

    如今那一顆顆形態各異的眼球,一個接一個的消失不見。

    周圍的葬身河里,一顆又一顆巨大的眼球浮現出來。

    渾身滿是殺機,雙目泛著血光的女修,從鬼群之中走出。

    往日里笑目盈盈,似乎對誰都沒有惡意的女修,此刻卻仿若殺神降世,渾身弄的化不開的殺氣,已經凝聚成黑霧,不斷的溢出,狀若瘋魔。

    她冷眼看著夕陽大神官。

    “既然來了三位,那剩下的三位,應該也都來了吧,呵,堂堂太昊天帝麾下的大神官,在這個時代,卻成了這幅出門都要抱團的德行。

    太昊天帝當真是沒落了,當年的十大大神官,起碼還算得上是個漢子,如今,你們這群貨色,頂多只是權柄的附庸而已。

    被剝奪權柄,也毫不讓人意外!

    被女修點出來,其他三位大神官也不打算繼續隱藏了。

    夕陽大神官所在的地方,空間一陣波動,仿若被撤掉了一層偽裝的面紗,六位大神官的身形,一起在這里出現。

    隨著六位大神官現身,藏在葬身河里的繃帶人,腦袋上的繃帶也隨之散開,一顆巨大的眼球周圍,緊貼著密密麻麻,讓人發寒的眼球。

    隨著這些眼球消失,繃帶人就只剩下軀干。

    一顆顆眼球,不斷的在附近浮現出來,這里流淌的四大河水網,開始被力量引導著,不斷的向著中心匯聚。

    四種河流的力量匯聚到一起,極其了更加混亂,更加狂亂的變化,層層疊疊,將六位大神官所在的地方籠罩住。

    狂亂的力量,牽動了此地的鎮壓,直接將這里的空間都跟外面隔斷開來,預防至曲大神官見勢不妙,帶著人跑路。

    一顆綿延千里的巨大眼球,瞳孔緩緩的縮成一條細細的縫隙,縫隙之中,夕陽大神官的倒影在那里浮現出來。

    同一時間,夕陽大神官本人,也仿若被巨力擠壓著,像是要將他活活擠死。

    至曲大神官一揮手,空間一陣扭曲,那一絲空間,被拓展的不斷放大。

    然而就在這一刻,至曲大神官面色微微一變,那種擠壓的力量,驟然變了,變成了借力借勢,借用他了的力量。

    夕陽大神官的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眨眼間,夕陽大神官便出現在了包圍圈之外,他轉頭望去,看到的只是周圍一顆顆巨大的眼球,不斷的投入到水脈之中。

    原本錯綜復雜的水脈網,此刻全部匯聚而來,化作一顆巨大無比的水球,將剩下五位大神官全部困在里面。

    水球上,浮現出的一顆顆巨大的眼球,一起冷眼瞥了一眼夕陽大神官,便再也不理會他了。

    夕陽大神官心念疾轉,面色猛的一沉。

    上一次戰斗的時候想岔了。

    他們幾個大神官全部都想錯了。

    上古地府的這幾位,根本不是掌握了什么權柄,他們并非不在乎他的夕陽之光。

    而是最忌憚的,反而是夕陽權柄。

    上古地府這三位,全部都是被壽元限制的生靈。

    他們上次根本不敢動用全力,但這次不一樣了。

    夕陽之光揮灑開來,灑落在那顆巨大的水球上,毫無用處。

    所有的光輝都被四大水脈的力量擋住了,藏在水脈里的巨大眼球,完全無視了此刻的夕陽大神官。

    所有的力量,都在針對內部。

    就在此時,一個一襲白色長衫,披肩長發的女子,面帶微笑,閑庭信步一般,從遠處一步一步的走來。

    那看似慢吞吞的踱步,實則瞬息數十里之地,幾步之下,便已經拉近了足夠的距離了。

    夕陽大神官揮灑著夕陽神光,照在了那女子的臉上。

    對方二八年華的面容,飛速老去,直到變成一個垂垂老矣,臉頰下垂的老嫗之后,對方前進的腳步微微一頓,停在了十數里之外的地方。

    老嫗閉上眼睛,靜靜的站在那里,死了。

    夕陽大神官卻沒有停下腳步,他飛速的向著深處退去。

    然而下一刻,留在原地的老嫗,慢慢的化作殘影消失不見,而夕陽大神官身后。

    那女修已經從他身后,箍住了他的脖子,銀線飛出,瞬間將兩人纏成了一個蠶繭。

    “夕陽大神官,一起湮滅吧!

    女修口中發出一聲沉穩的男聲,充斥著毀滅的氣息,在女修體內爆發,那是湮滅肉身,毀掉神魂,化去意識的力量,獻祭了所有的一切,才能得到的。

    夕陽大神官沉著臉,懷中浮現出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青銅雕像,雕像驟然睜開眼睛,眼中浮現出跟夕陽大神官一樣的神采。

    在爆發的瞬間,夕陽大神官的身形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跟他一模一樣大的青銅雕像,被張正義抱住。

    轟的一聲巨響,黑色的湮滅浪潮,化作一顆膨脹開的黑球,轉瞬之后,聲音也隨之湮滅,巨球無聲無息的擴散到十數里大,再坍縮回來,徹底消失不見。

    十數里范圍內的一切,都被徹底湮滅。

    秦陽冷眼旁觀著整個過程,目光看向了更深處的地方。

    他的身形也在瞬間消失不見。

    他這次的第一目標,只是夕陽大神官,在解決夕陽大神官之前,其他的都是備選選項。

    他繞過了那顆巨大的水球,沒有去參合這里的戰斗,而是去追逃走的夕陽大神官。

    這個家伙,能從張正義收下活命,也算是有兩把刷子了。

    秦陽不知道夕陽大神官逃到哪了,但這不重要,他只要知道對方的目的地是哪就足夠了。

    秦陽先一步趕到了奇異蔓藤所在的地方,靜靜的等候著。

    果然,沒過多久,就見到半個身子已經不成人形的夕陽大神官出現了。

    夕陽大神官遙遙望著石壁縫隙里生長出來的奇異蔓藤,看著上面掛著的大大小小的靈果。

    一步一步的來到奇異蔓藤前。

    他環顧四周之后,伸出手去摘奇異果,就在這時,他展開的掌心,浮現出一輪昏黃色的大日。

    大日在此刻,仿若沉入了地平線一般,光輝越來越暗淡。

    同一時間,夕陽大神官已經很是蒼老的面容,也變得更加蒼老,壓制不住的暮氣噴涌而出,隨之而來的死氣也夾雜在暮氣里浮現。

    那越來越暗淡的昏黃夕陽,無差別的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

    一瞬間,方圓萬里之地,都被這股力量籠罩。

    一時之間,這里所有的生靈,甭管是陰魂鬼物,還是詭譎的異種,壽元都在瞬間耗盡。

    同樣,緊隨而來,隱藏著身形的秦陽,面容也開始急速衰老,壽元泄閘一般,飛速流逝。

    蒼老到似乎只剩下一口氣的夕陽大神官,轉頭看向秦陽所在的方向,咧嘴一笑,滿口的牙齒,都開始一顆一顆的脫落。

    他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看來你并沒有掙脫壽元的束縛,也并沒有那么了解我!

    秦陽的身形從隱藏之中跌落出來,他的腰身不再停止,臉上遍布著老年斑,眼神都變得渾濁。

    秦陽咧嘴一笑,牙齒也跟著脫落了大半。

    “置之死地而后生,可真夠狠啊!

    夕陽大神官,將自己剩下的所有壽元,全部燃燒,只剩下最后一絲火星,留下最后一炷香的時間。

    以此為代價,讓自身的實力提升。

    同時,他執掌的夕陽權柄,在他壽元即將耗盡的時候,契合也會直線攀升,能發揮出的權柄力量,也在這一刻直線暴漲。

    在這一刻,夕陽西下,所有在這個范圍內生靈,只要還被壽元桎梏,他們的壽元,便會跟著落山的太陽一起,陷入沉寂。

    這便是權柄真正的力量,規則的力量。

    不是純粹的力量能抵擋的。

    秦陽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對著夕陽大神官伸出一個大拇指。

    “你贏了!

    話音落下,他的壽元便在此刻耗盡,生機熄滅,眼皮耷拉了下來。

    夕陽大神官沒有理會對方,而是轉身伸出一根遍布死氣的手指,輕輕在一顆奇異果的果梗上一敲,奇異果便落入到掌中。

    夕陽大神官沒有多想,直接將其吞了下去。

    下一刻,夕陽大神官的面色頓時一變,他雙目暴突,想要做什么,力量卻已經開始急速衰減。

    回頭一看,明明已經壽盡而亡,跟一個老臘肉一樣的秦陽,已經睜開了眼睛。

    秦陽慢條斯理的捏著化血魔頭,拿出一顆塔香,在化血魔頭的腦門一擦,塔香的尖端被點燃,裊裊輕煙飄起,鉆入到秦陽的鼻孔里。

    生機在秦陽的體內重新點燃,他那蒼老的面容,也開始重新向著年輕恢復。

    重燃生機之后,秦陽便掐滅了塔香,將其收起。

    “卻死香,亡者之界的特產,在那邊是最歹毒的邪物,到了生者之界,便是最神奇的寶物,身死七日之內,嗅之可重燃生機。

    老家伙,做人呢,千萬別得意忘形,哪怕不把敵人超度了下葬了,起碼也要挫骨揚灰了,才能放下心來吧。

    噢,忘了,你可能不是人!

    秦陽搬出一把椅子,坐在山頭靜靜的看著。

    “另外,此物叫奇異果,是我養的,你吃的那個不是完整的成熟奇異果,只是個半成品,會吃壞肚子的,老人家。

    你應該還有,唔,三十個呼吸的時間,你的壽元便會耗盡。

    夕陽權柄的執掌者,可沒有變成不祥的機會。

    哎呀,這可不好,我得意忘形了!

    夕陽大神官眼中爆射出兩道神光,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指向了秦陽。

    秦陽一揮手,將一塊門板拿出來,擋在了身前,體內的力量,直接灌入到石門里。

    門板上有一個手握柴刀的光頭背影。

    在夕陽大神官眼中爆射而出的目光,落在這個背影的一瞬間。

    他便仿佛看到,有一個滿身殺氣,手握滴血柴刀的光頭,背對著他,隨手一刀斬出。

    斬滅一切的刀光,正中他的身體,直接將他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意識斬滅。

    可怕的煞氣和殺氣,伴隨著刀光,在這里綻放開來,刀光所過之處,肉眼所見的極限,都被一刀斬成了兩段。

    秦陽一口將夕陽大神官體內飛出的昏黃色大日吞噬,將其沉入海眼之中,封入封神書。

    看著門板,秦陽嘖嘖有聲。

    秦禿頭還是強啊,哪怕只是印出他出手時的那一幕,都可以當做法寶用了。

    不不不,應該說是秦禿頭太強了,一擊就把夕陽大神官秒了。

    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跟他秦有德完全沒有關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最新的时时彩app下载 快3怎么玩赚钱 同花顺炒股软件官网 12036期博彩老头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前3走势图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000001上证指数东方财富网 500彩票下载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基金 福彩3d试机号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