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9章 為你而來(結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陳勇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訂好的包廂中,簡西已經等在那里。

    他來了大約已經有一陣子了,這會,手里隨意拿著一本書看著。

    眉目清雋,公子絕世。

    顧安安是看慣了的,開口就要叫人。

    但是唐糖和杜靜兩人,卻同時捂住了她的嘴巴。

    顧安安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家室友。

    唐糖和杜靜兩個人,這會都一臉迷醉地看著簡西。

    唐糖還喃喃著:“你先別叫人,讓我再看一會!

    “對對對,再看一會!倍澎o一臉的花癡。

    嚶嚶嚶,她就不明白了,世界上怎么就有長的這么完美的人。

    他都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靜靜地坐著,就是一道最美的風景了。

    顧安安:“……”

    她知道小西哥哥長得好看,可是,用得著這么夸張嗎?

    不知怎么的,顧安安這會,很有一種沖動,拉著兩個室友,轉身就走。

    她有些小氣地,不想讓別人用這樣癡迷的眼神看著簡西。

    “你們來了!焙單髀牭搅藙屿o,他放下了書,平靜地看了過來。

    直接對上簡西的目光。

    那其中有著無比的璀璨。

    唐糖和杜靜,差一點尖叫出來。

    顧安安怕兩個室友真的失態,趕忙拉著兩人過去坐了下來。

    簡西眉目微斂,聲音溫潤:“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么,所以,我只點了少量幾個菜。你們再加一點!

    顧安安點了點頭,拿過菜單就想要點菜。

    簡西卻按住了她的手,聲音有些無奈:“安安,讓客人點!

    唐糖趕忙說道:“簡老師,今天說好是我請客,你和安安才是客人。你們點你們點!

    簡西看著她,溫聲說道:“你是安安的室友,這兩年,承蒙你們照顧安安,今天,就先讓我請你們吃飯。好嗎?”

    唐糖被簡西看著,整個人早已經迷迷糊糊,下意識就說道:“好好好!

    你長得好看,你說什么都好。

    唐糖已經不知今夕何夕,杜靜嫌棄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瞇瞇地說道:“那我就不客氣啦!

    她拿起菜單一看,上面果然已經點了幾個菜。

    杜靜的臉上就帶了笑,她笑瞇瞇地看著顧安安:“安安,全部都是你喜歡吃的菜誒!

    杜靜笑瞇瞇的,好像帶著些其他意味。

    顧安安趕忙說道:“沒有沒有,只是巧合!

    簡西卻同時說道:“恩,專門為安安點的!

    兩人的話語同時落下。

    顧安安不由炯炯有神地看著他。

    簡西只是一臉無辜。

    杜靜和唐糖對視了一眼,都激動了起來。

    總感覺……有貓膩啊。

    唐糖想起之前那兩個女生說的話,八卦地直接開問了:“簡老師,聽說,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就是你微信里,唯一的一個異性好友?你和安安認識這么久了,難道安安也沒有你的微信!

    唐糖怎么突然問這種問題。

    顧安安急了,趕忙說道:“我和小西哥哥,是親人一樣的關系,不算在異性好友里面的!

    “是這樣的嗎?那簡老師你微信里,唯一的一個異性好友,是誰?”唐糖不理顧安安,只是八卦地繼續看著簡西。

    簡西看了一眼顧安安,笑了:“你不算在異性好友里面?那沒別人了!

    這……這話是什么意思?

    唐糖和杜靜更加激動了。

    這根本就是奸情石錘啊。

    她們正要詳細問一問。

    顧安安著急地說道:“好了好了,聊天時間結束,我們點菜吃飯了!

    顧安安叫來服務員,就啪啪啪啪點上了菜。

    等待的時間里,唐糖還想要八卦一下。

    顧安安就惡狠狠地瞪著她,用眼神制止著她。

    唐糖立刻大喊:“簡老師,安安她兇我,她不讓我說話!

    簡西看了看顧安安,又看了看唐糖,不由笑了:“安安,不要任性,哪有主人不讓客人說話的道理!

    “嘖嘖嘖,你們兩個一波是主人,我們兩個一波是客人!倍澎o突然插了一句。

    顧安安頓時想死。

    正好這時候上了菜,顧安安給兩個室友碗里,一人夾了一堆硬菜,有些羞惱地說道:“這么多吃的,總能堵住你們的嘴?”

    唐糖和杜靜眨了眨眼睛,果然低頭專心吃菜了。

    顧安安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可這口氣還沒松到底呢,她一仰頭,又撞上了簡西似笑非笑的眉眼。

    顧安安不知道怎么的,更想死了。

    她總覺得……有哪里怪怪的。

    小西哥哥不是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嗎?

    可是他剛剛的話是什么意思?

    他微信里,唯一一個異性好友,是自己?

    可他又說,那個人,就是他喜歡著的人。

    他……喜歡自己?

    不不不不,這不可能。

    這其中,一定哪里有誤會。

    顧安安,你穩住,千萬不要自作多情。

    一頓飯。

    杜靜和唐糖吃的滿嘴流油,顧安安卻是各種心神不寧。

    吃完飯,顧安安就想要和室友們一起回寢室。

    唐糖趕忙阻止了她;“下午又沒課,你回什么寢室啊。和簡老師,出去嗨起來!

    說著,她還把顧安安往簡西的方向推了推,然后拉著杜靜,一溜煙地跑了。

    “哎,你們……”顧安安有些著急地想要追過去。

    她的手,卻突然被人拉住了。

    顧安安的脊背,立刻僵硬了起來。

    她的眼神飄來飄去,根本不敢看簡西:“小西哥哥,你剛剛這么說話,她們兩個,肯定要誤會了!

    簡西瞇了瞇眼睛,緩緩說道:“沒有誤會!

    “?”顧安安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

    她很想仔細問一問,這沒有誤會,是個什么意思。

    可她不敢,她有些慫。

    萬一……萬一她是自作多情了,這也太丟臉了。

    顧安安尬笑了幾聲,然后說道:“小西哥哥,你不要開玩笑了。你喜歡的人,現在應該在國外了吧?你敢說,你的微信里,沒有她的聯系方式?”

    簡西頓時皺了皺眉:“恩?”

    他竟是一副完全不明白的樣子。

    顧安安不由提醒他一下:“陳橙姐啊。你喜歡的人,不是陳橙姐嗎?之前,我都看到你們兩個抱一起了!

    陳橙?

    抱一起?

    簡西沉默了。

    他轉動了一下他價值千金的大腦。

    良久,他看著顧安安。

    顧安安被他看地莫名有些心虛,不由說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看的!

    簡西定定地看了顧安安良久。

    顧安安的眸子里,似乎……有著一些東西。

    他突然覺得,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些什么?

    簡西的心狂跳著,面色卻更加冷靜。

    他沉聲說道:“安安,那天,陳橙不是來找我的,她也不是抱我!

    顧安安根本不信,她看著他,一副你繼續編的表情。

    簡西嘆了一口氣,打了一個電話給顧諾。

    顧安安湊過去看了一下屏幕:“你打給我哥做什么?”

    簡西沒有解釋。

    等到電話接通,簡西淡淡地說道:“顧諾,陳橙回來了!

    “什么,這個神經病女人怎么回來了?”顧諾頓時驚悚了:“簡西,不,簡大哥,簡大爺,你再幫我一次,千萬千萬,要攔住這個女人!

    顧諾慌張的,活像一只被大灰狼看上的小白兔。

    顧安安突然覺得……

    這件事情,好像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簡西看了一眼顧安安,繼續說道:“我幫不了你。上一次,陳橙找不到你,跑來了我家。她知道我不喜歡親密接觸,所以,為了逼我說出你的蹤跡,她還故意抱我!

    “簡哥!你受委屈了!但是你千萬千萬再攔她一次,這女人就是個瘋子,最要命的是,我還打不過她,要是被她找到我,我……”顧諾慌張地說著話。

    簡西卻已經達到了目的,他平靜地掛掉了電話,然后沖著顧安安,揚了揚眉。

    顧安安這會,只有尬笑的份。

    原來……原來事情是這樣的嘛……

    “我不喜歡陳橙,陳橙也不喜歡我。我和她,沒有任何關系!焙單黟堄信d致地看著顧安安。

    “這樣啊……”顧安安繼續尬笑。

    “所以,你這兩年一直躲著我,是因為這個?”簡西逼近。

    “沒,沒有啊……”顧安安慌了。

    “你喜歡我?”簡西又問。

    “沒,沒有啊……”顧安安繼續否認,只是她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的,怎么看怎么尷尬。

    簡西看著她,眼睛卻一點點地亮了起來。

    他……沒有看錯。

    她的眼里,有他。

    于是,簡西干脆利落地說道:“嫁給我!”

    顧安安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

    直接求婚是什么操作?

    “不是應該先交往嗎?”顧安安下意識地問道。

    然后,她就迎上簡西笑意盎然的眼睛,顧安安頓時就懊惱了起來。

    她……她這都說的是什么啊。

    “好,那就先交往!焙單髡f道。

    顧安安:“……”

    這是什么情況?

    她這就成為某人的女朋友了?

    是不是太矜持了?

    可是,一想起莫名錯過的這兩年。

    顧安安又覺得,還是讓矜持這種東西,直接滾蛋吧。

    翌日。

    課堂上。

    簡西提前到了。

    一堆女生在講臺上圍著他,嘰嘰喳喳地問著問題。

    顧安安一進門,就看見了這樣眾星捧月的場景。

    “簡老師,可真受歡迎啊!碧铺菄K嘖道。

    “安安,你確定近水樓臺,你不下手?”杜靜也問道。

    顧安安不由輕咳了一聲。

    她沒來得及跟兩個室友說,其實,她昨晚就下手了來著。

    不過,沒關系。

    現在說,也不遲。

    顧安安大步向前,直接沖破人群,走到簡西身邊。

    “這位同學,你有什么問題要問?”簡西含笑。

    顧安安看著他這秀色可餐的樣子,突然惡從膽邊生,她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做我的男人,怎么樣?”

    全場;“……。。???”

    簡西卻笑了,他應了下來:“好!

    此一生,只為你而來。

    及至此刻,才算圓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