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另一個選擇(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終末之龍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原本并不會這樣!彼_克西斯回答他,“多余的并不是那輪圓月。它原本也該像另一輪月亮一樣,有圓有缺,有盈有虧。它只是......還沒有真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埃德從“多余”這個詞里聽出一點不祥的意味:“你不會是想告訴我,把‘另一輪月亮’從天上弄下來就行了吧?”

    精靈理所當然地點頭。

    埃德默默無語。

    “......你覺得這是很簡單的事嗎?”他問。

    薩克西斯深深地看他一眼:“如果你愿意去做......也未必就很難!

    埃德警惕地豎起了耳朵,精靈卻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

    “你也可以把一天長過一天的黑暗當成某種警告!彼f,“陽光......的確會帶來希望,可‘希望’令人振作,也令人茍且!

    只要還有選擇......還沒有被逼到絕路,大多數人只會得過且過,先顧眼前;另一些人會依舊沉迷于能握在自己手中的東西——財富,權勢,力量,爭奪這些對他們而言遠比**合力對抗某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威脅”重要。

    “現在,”薩克西斯微笑,“他們能看見了。他們能聽見喪鐘敲響,不是為別人,而是為每一個人......為他們自己。死亡的陰影一日比一**近,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能讓所有人,所有種族,把彼此的分歧與爭端放到一邊,**合力......不是嗎?”

    埃德再一次啞口無言。

    即使被困于白石島數千年,薩克西斯能看到的世界顯然不止那一座小島。他了解人類......可或許是因為終究沒有生活在其中,他的行事有種古怪的,幾乎可以稱之為天真的任性。

    埃德有很多話想說。他想告訴這個精靈,他這樣胡來,帶來的麻煩一點也不比好處少。如果消息傳出去,精靈們會以為是他毀滅了他們的圣島,人類會以為是他為了他的“私語者”們而自私地放出了那輪圓月,全不曾考慮因此而帶來的災難......畢竟,找一個可以指責的目標,也同樣是用來對抗恐懼與不安的,最簡單的方式之一。

    但左思右想,他還是把話咽了回去——他不覺得幾句話就能改變一個幾乎從人類誕生之時就已經存在的靈魂。事已至此,還不如老老實實解決問題。

    “好吧,”他說,“我相信我們已經得到了足夠的警告......也不能任由警告變成真的危機。你說‘未必就很難’......那到底是要怎樣?”

    “這個問題,有人能給你更好的答案!彼_克西斯回答,“凱勒布瑞恩!

    埃德有點懵:“......可他是月神的牧師!”

    哪個牧師會告訴他如何滅掉自己的神?!

    “所以你的確能找到他!彼_克西斯笑得意味深長。

    埃德啞然。

    別人覺得他在套話時他通常并沒有,被別人套話時他總是沒防備,尤其是在他作為自己,而不是特意扮演什么的時候。從前他還信心滿滿地覺得自己應該能當一個像父親一樣成功的商人......辛格爾家不止一個繼承人,還真是謝天謝地。

    “......并不一定能成功!彼姓J了。

    “如果他想要被你找到,你就一定能成功!

    “可是......”

    “即使他在此刻已經死去,也有可能還活在過去或將來的某一刻。以及,即使他死了,也一樣能給你答案——他的靈魂之強大絲毫不遜于我。尤其是現在......在他真正的神明已經醒來的時候!

    接二連三的“驚喜”讓埃德已經可以十分平靜地接受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甚至有種恍然大悟的輕松。他一直覺得那個半精靈身上藏著無數的秘密......他想起他雖然自稱月神的牧師,身上卻從來沒有出現過月神的標記。但當他施法的時候......

    “......月亮會給他回應!彼f,“原來的那個......‘另一輪月亮’!

    他比劃著,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描述才對。

    “因為它原本就是偷取了魔法之月的力量被創造出來的東西!彼_克西斯并不掩飾他的輕蔑,“但贗品終究只是贗品?”

    “可是為什么?”埃德想不明白,“就因為不想讓他們所創造的生物獲得他們無法控制的力量嗎?”

    “......我喜歡這個解釋,畢竟‘他們’的自私是真的!彼_克西斯沉默了一小會兒才回答,“但并不只是因為這個。他們想要保護這個世界,保護他們所創造的生命......也是真的!

    星燿所創造的日與月有著天生的平衡。然而當諸神的造物散布于整個世界,太過強大的力量,帶給這個世界的只有災難。

    無論是他們自己創造的巨人,還是星燿所孕育的龍,都太過強大。即使他們的力量最終回歸于這個世界,也有可能在這之前就導致了它的毀滅。

    于是他們換了一個月亮。生命日益繁榮,魔法,事實上卻一直在減弱之中。

    “他們創造了另一種平衡,讓自己成為天平的另一端。當所有的力量都必須從他們那里得來,他們便能夠更好地控制一切。那或許也可以被稱之為愛......就像父母總希望兒女能永遠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伤麄兺,生命本身從來無法被完全控制,而他們自己,也并非不會消亡!

    薩克西斯抬起手,指間小小的日與月,環繞著小小的世界。

    某種懷念從他眼中一閃而逝。當他放下手,那片刻的幻影便瞬間消失。

    “......消亡?”埃德不安地重復,“我以為他們只是......”

    “離開?”薩克西斯笑了笑,“也算吧?傊,他們不得選擇另一種方式——這個世界真正的創造者一開始便定下的方式,卻又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你們慢慢習慣!

    星燿的方式......不就是放羊嘛?

    埃德默默地想著。他說不出哪種方式更好......感覺兩種方式都有點極端。但他又知道些什么呢?別說是“創造世界”這樣的大事,他這輩子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成為父親的幸運......

    然后他忽然反應過來。

    “你知道......她的存在?”他問,“這個世界真正的創造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河南今天11选5开奖结果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真准网 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 股票实时查询证券之星 中国体育彩票何时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精准计划 虚拟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