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二章 去安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回到明初當王爺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nbsp;   說完,朱振洋洋得意的瞅著一臉懵逼的余通海。

    而在他身旁身后,一眾兵將盡皆捂臉……

    太丟人了!好歹您也是位伯爵、一路平章,能不能有點素質了?市井坊間的潑婦斗嘴都不好意思厚顏無恥的說出這樣的話語,簡直了……

    余通海先是懵了一下,緊接著肺都快要氣炸了!

    無恥!

    無恥之尤!

    朱振你能不能要點逼臉?

    這個時候我被你害得落水而你高高在上,不是應該表示一下君子風度搭救我一把然后讓我有氣也發不出么?你怎能就這么直白的落井下石,還如此無恥的小人嘴臉?

    他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無奈之下,只好伸腳踹了一下在自己身后的李文道。李文道裝神弄鬼有一套,腦瓜子更是機靈,一下子就反應過來,趕緊沖著朱振大呼道:“伯爺,救救我們吧!小的不會水啊,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跟我們一般見識了。小

    的家中還有七十歲的老母,嗷嗷待哺的孩童,小的若是死了,整個一家人就都完了啊……您是大英雄,發發善心吧……”

    劉青山叱道:“閉嘴!你特么是個道士,都不準許娶妻的,哪里來的嗷嗷待哺的孩童?敢欺騙伯爺,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李文道臉一紅:“那是小的出家修道之前娶的妻子,留下的孩童……”

    其實他三十年前就出家修道了……

    朱振問劉青山:“道士不能娶妻么?”

    劉青山一愣:“能娶么?”

    朱振心說我怎么知道?后世的道士好像有一些是可以娶的,可是誰關注元朝的道士能不能娶妻?

    劉青山也不懂,他自然而然的將道士和和尚劃歸為一類,都是出家人,出家人怎么能娶妻呢?

    余通海離得近,聽著船上兩個人嘀嘀咕咕討論道士可不可以娶妻生子,差點氣得一口老血噴出來!你特么要討論,能不能先將老子從水里撈上來?

    老子可以陪你們一起討論啊……

    這個朱振,著實可惡!

    他也算看明白了,這朱振就是來看他狼狽樣的,越是跟他斗氣斗嘴,那朱振就越是開心,玩得就越是高興。余通海便閉上嘴巴,任憑你們說什么,我反正是不搭腔。

    就不信你敢讓我淹死在這里!

    真當老子跟張家一樣,只有財富和影響力,卻沒有實質的權利?老子好歹也是巢湖統帥,你敢讓我在你的眼皮子低下淹死,你怎么對國公交待?

    朱振又挑逗了余通海幾句,見到這貨不搭腔了,也就失了性質。這就跟逗貓玩一樣,小貓呼嚕呼嚕的睡大覺,你還逗弄人家干嘛?沒意思。

    他索性吩咐兵卒開船回去睡覺。

    他倒是真想就讓這個混蛋淹死算球!趙家小少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朐縣,隱藏在縣公廨對門的商鋪里,說是余通海從中沒做手腳,根本不可能。只可惜事后在一座倉庫里發現了兩個巡邏兵卒的尸首,

    顯然是余通海殺人滅口,這條線索算是斷了。

    不過朱振從未打算就這么完了,他只要認準了誰是敵人,不需要什么證據,F在不殺余通海,只是因為時局不允許他這么做,剛剛剿滅了張家滿門,一回頭又弄死一個水軍統帥,還是自己的副手,如論如何都沒法交代。張家的事情還有一個陰謀

    篡逆的罪名頂著,余通海的罪名可不好搜羅。

    且讓他蹦跶幾天,這筆賬遲早要算!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至于江水里的余通海等人,自然會有兵卒搭救,而且已經在海州城那邊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就算你的戰船沉沒,也別想進入朐縣半步!

    這就是朱振的態度。

    想要接替我執掌朐縣?

    玩蛋去吧……

    調戲一番余通海,朱振頓覺神清氣爽。

    回到縣公廨的住處,才發覺在海邊兒走了這么一遭,身上濕噠噠的返潮,便讓兩個侍女去準備了熱水,好生泡一泡熱水澡,然后睡個回籠覺。

    胡老頭來見朱振,胡巖雪跟著一起來,見到朱振還在呼呼大睡,便小孩子心性發作,想要惡作劇一番。

    朱振將侍女喊進來給自己更衣,見胡巖雪小臉兒繃著還不走,不由奇道:“小生要更衣,姑娘是否應當回避一下?”

    胡巖雪“哼”了一聲,扭了扭身子,吐出一句:“驢子……”

    然后轉身走掉。

    驢子……

    是說剛剛自己的狀態么?

    一邊任由侍女給自己穿衣,朱振一邊糾結自己是應該因為被罵作畜生而生氣,還是應該被贊跟驢子一樣而自豪……

    等到朱振從內堂出來,胡老頭已經坐等了半天。

    一壺茶水都泡白了……

    朱振瘸著腿走過去,坐到老頭旁邊的椅子上,瞄了另一側正襟危坐乖寶寶模樣的胡巖雪一眼,笑著對胡老頭說道:“老丈這么早來尋晚輩,可是有事?”

    老頭不悅道:“早?早個屁!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覺,跑去鑿沉人家的船,可不是早晨犯困,活該!”

    朱振倒是不意外,胡氏這一家子的神奇他是見識過的,朐縣這屁大的地方想必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的耳目,鑿船這種事自然不在話下。

    幸好這一家子跟自己是友非敵,不然只能有多遠跑多遠……

    “那混蛋害我,不折騰折騰他如何咽得下心頭這口氣?還有啊,咱好歹也是朋友吧?那家伙在朐縣搞事情,你們胡氏卻稀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這個不應該吧?”

    “這個……我們又不是你請來看家護院的,誰管你的事情?”

    老頭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天刺殺的事情還真是大意了。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就算你死了,跟我有啥關系?我胡氏又不是你的保鏢!

    “哈哈……”

    朱振打個哈哈,不再逗弄胡老頭。他也知道胡氏是大意了一些,若是當真注意到了刺客,一定會出手救他。

    “對了,晚輩心中有一事,一直想要請教老丈,卻一直沒有機會!

    朱振問道。

    “何事?但說無妨!

    胡老頭以為是什么大事。

    “晚輩到現在都不知前輩名諱,不知可否見告?”

    朱振煞有介事的問道。

    胡老頭有些楞:“張旭沒跟你說過?”

    朱振搖頭:“沒有!

    胡老頭有些不滿,就算張旭沒說,可你也應該聽說過老夫的名諱吧?老夫雖然人不在江湖,可江湖上卻到處都是老夫的傳說……

    便硬邦邦說道:“不言!

    “哈?”朱振一愣:“令尊令堂過分了吧,怎能取個名字還不能說?哦!是不是取得太過于隨意了,所以不能說?”

    此話出口,面前兩個人的臉色都瞬間難看起來。

    胡老頭瞪著朱振,黑著臉道:“老夫姓胡,名字叫做不言!”

    胡巖雪鼓著臉,氣呼呼的瞪著朱振。

    朱振尷尬的撓撓頭,果斷的轉移話題:“那啥……老丈還沒說您找我什么事兒呢?”

    胡老頭哼了一聲,說道:“聽聞伯爺要出海?”

    朱振點頭:“沒錯,而且這次的路程要遠的多,若是順利的話,晚輩想要到安南轉一轉!焙项^似乎頗為意外,問道:“安南啊,那里咱們最熟悉不過了,那里人性兇悍,果于戰斗,便山習水,不閑平地。四時暄暖,無霜無雪,人皆倮露徒跣,以黑色為美。貴

    女賤男。只是那邊清貧困苦,伯爺意欲何為?”

    清貧困苦么?

    朱振笑笑,就算安南有金山銀山他也不一定稀罕,之所以要去安南,只是為了一件東西——占城稻!占城稻又稱早禾或占禾,屬于早秈稻,高產、早熟、耐旱,適應性極強,不擇地而生,而且生長周期短,可以一年三熟。史書記載這種占城稻在宋朝的時候進貢給北宋朝

    廷,而在安南當地更是在魏晉時代便存在。不過即使不存在也沒關系,只要能夠得到占城稻的稻種,朱振有信心在幾年之內培育出真正的占城稻。

    在玉米、番薯等等高產糧食作物尚未被發現之前,占城稻就是在最高產的糧食,沒有之一。

    國家要發展,靠什么發展?

    人口!

    人口依靠什么來養活?

    糧食!

    所以歷朝歷代以來,人口都是一個衡量國勢強弱的重要指標。

    現在的海船還不足以跨越廣袤的太平洋前往美洲,所以占城稻就是提升糧食產量的一大殺器。只要將這種稻種普及在江南地帶,將會輕松的養活華夏現有的人口。

    等到推廣開來,只要不是太糟糕的年景,比如明末那樣的小冰河時期天災不斷,華夏的糧食將會基本無憂。

    湖廣熟,天下足……

    “老夫也陪你走一遭,此去山高水遠,多一個照應也是好的!焙项^很是慨然的說道。

    朱振忍不住翻了白眼,分明是你自己想去見識一番,何必說的這么動聽?這老頭,無恥的風范跟我有的一拼!不過他還是拒絕道:“非是晚輩不愿,實在是此次遠航風險太大。大洋之上,無風尚且三尺浪,一旦遭遇颶風暴雨,隨時隨地都有舟覆人亡之風險。您老好不容易從安南千

    里迢迢來到了朐縣,就別在跟著跑這一趟了,不能白白葬身在萬里汪洋之上!焙项^對朱振的說辭很是不屑:“呵呵,老了又怎樣,到時候指不定誰救誰呢!再說了,論對于安南的熟悉,有誰比得過我們胡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简单明了 福建11选5中奖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安装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山东齐鲁风采福利彩票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爱乐彩 河南快三大小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彩票中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