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百八十章 借輪回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仙宮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剛剛是你搞的鬼?”

    葉天在識海之中問道。https://

    “不錯,我族不僅擁有眾生之相,還可以變化成各種模樣,對于洞察人心控制人的心神也是頗為在手!

    蜃的語氣有幾分炫耀的意味。

    而葉天卻只是哦了一聲,沒有深究下去。

    既然自己腳下的這個人道心已經被摧毀成了廢物,那也就沒什么好糾纏的了。

    于是他抬起腳,直接扭頭就走,也不去看身后那人的凄慘模樣。

    “事情解決了,那就是廢物而已,我們走吧!

    他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劍直接將那大漢砍飛,而后一腳直接踩在大漢的胸甲之上,言語了幾聲。

    離開之后那人的臉色就鐵青,毫無生機。

    這一番心意流水的動作,哪怕是書生與玄離,二人看的也是一陣心驚。

    對方的實力與先前相比實在是高身太多,不過是短短的進入洞口一段時間就如此變化,若是說他沒有從內里得到任何好處,恐怕是誰也不信的。

    但是知道歸知道,二人卻不敢點破,畢竟如今葉天的修為已經不是他們可以觸及的高度,對方連天山峰的守山大將都說殺就殺,自己二人身為一介散修孤苦伶仃一人,惹得葉天的一個不高興,恐怕也不過就一劍的事情而已。

    而與二人心情截然不同的紅鶯卻是滿心的欣喜與激動,先前她如此暴躁模樣就是見大漢對葉天頗為不敬。

    后者在他心中的形象如今已經上升了,如偶像一般。

    不僅救過自己兩次,而且還答應要帶自己去見那可以為她尋找歸家之路的人,雖然這也算是一種交易,可是紅鶯依舊心存感激。

    “既然我等已經從洞口之中出來,如今還是分道揚鑣的好,畢竟我們彼此之間也并無任何瓜葛,萍水緣分如今散了吧!

    葉天一回到二人中間就如此說道。

    他本就是一個心性薄涼之人,對于遇見幾天的同伴更是沒什么感情,至于較為偏愛紅鶯,也不過是因為對方與自己同族,惺惺相惜罷了。

    “我是沒意見的!

    玄離如此說道,若非先前出現的大漢攔路,恐怕他此刻早已經踏上了離開的道路。

    而書生卻沒有說話,他略微思索一番,正要開口之際卻被一處光芒吸引。

    那是一道一閃而過的綠光,從天而降,墜落點正在葉天身后。

    身后有如此一邊葉天自然也感知到了,那光芒驀然間散開籠罩四周,葉天的周圍也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屏障,將所有的光芒阻隔在外。

    如今這上古符咒被他用的是得心應手,隨手揮來就是一道強有力的攻擊和防護。

    “你沒事吧?”

    葉天問道。

    方才那藍色屏障自然也將紅鶯護住了。

    雖然感應到了綠色的光芒,并沒有具備什么攻擊性,可他還是下意識的問道。

    紅鶯頗為無辜的搖搖頭,并沒有多說什么。

    “這不是我天山峰的守山將?”

    一道驚呼之聲從葉天的身后傳來。

    他扭頭看去,正見到一名仙風道骨,身披白袍的老頭,蹲在守山大將的身旁仔細觀察。

    “我記得他先前沒死!

    葉天喃喃道。

    “不過是那人的心性太過脆弱了,被我隨便一折騰就碎成了幾瓣,自己想不開自裁罷了!

    蜃的聲音響起,似乎在說起剛剛不小心在路上踩死的一只螞蟻。

    葉天也只是點點頭,并沒有多追究,他的感想與蜃如出一轍。

    “喂,你們幾個小輩有沒有看到殺害我守山大將的兇手!

    那仙風道骨之人看見了葉天等人,于是開口問道。

    “你說那個拿著大刀身披戰甲的人是我殺的!

    葉天毫不避諱的承認了。

    只是他這一承認,不僅讓那仙風道骨的老人愣在了原地,就是書生與玄離也不由抽抽嘴角,實在有些佩服葉天的耿直。

    “我不過是讓他來查看一番,此地是誰進入了洞口,獲得了什么?為何你們要將他殺害至此?”

    那老人頗為有些憤憤不平,可是卻沒有急著動手,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是這人先對我們動手的,我們一出來他就向我們索要儲物空間,這如何能給?還說如果不交出來就將我們全部打廢于此,概不負責,猶如強盜一般的行徑,如何能忍?”

    紅鶯開口斥責道,有些清秀的臉龐,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而那老人一愣,好似沒想到是這樣一個回答。

    他沉默了一陣,只好嘆息道。

    “要是你們所言為真,那他也是死有余辜。這天地之間的機緣本不屬于任何單獨一人,你們有緣得之就是你們的福分,他不該強搶,而且老朽管教不周,在此為各位賠罪了!

    老者竟是出所有人的意料,不僅沒有先前那人的咄咄逼人,更是有些令人意外的通情達理。

    他拱手鞠躬,向幾個模樣瞧起來如他孫兒一般的小輩行禮。

    葉天顯然也沒有想到,拱手回了一禮。

    他素來如此,人敬一尺,他還一丈。

    “我還是要說聲的,那人并不是死于我手,而是自裁而亡!

    葉天說道,他想著若是對方前來是一個如先前那人一樣無理之人,倒也無需解釋,可這人卻是出乎意料地知理,于是他就覺得理應解釋一番。

    老者點點頭,說道。

    “他雖然是被劍氣所傷,可是卻死于自己的長刀之手,這我看得出來!

    “貴派雖然是大門大戶,可是門中的弟子恐怕常年缺乏歷練經驗,若是人人都是如此心境,恐怕……”

    葉天點到即止,不再多言。

    老者無奈嘆息一聲,葉天這一番話著實戳到他的痛處。

    雖然他天山峰算是有頭有臉的勢力,且門下的長老弟子眾多,可是正因為林深雀雜,如此龐大的一個勢力里,難免有一些濫竽充數之輩。

    猶如潛藏在一株大樹枝中的蛀蟲,雖然不多,可卻異常難受,無法根除。

    “此番多有得罪,還望諸位小友莫怪!

    老者說著一揮衣袖就出現幾個葫蘆。

    “這是閑暇之余老朽自己煉制的仙丹與美酒,算是為幾位少年英雄賠罪!

    書生和玄離還在猶豫要不要接下,卻被葉天直接一只手給拿住了。

    “既是前輩的一番好意,那晚輩也不好拒絕,只好卻之不恭了!

    葉天笑著留了一個葫蘆,將其余的兩個分給了玄離與書生。

    二者打開一看,一陣丹藥香氣,撲面而來。

    葉天自己留的那一壺是美酒,雖然也有一些修煉的作用,可卻并沒有丹藥大。

    畢竟他所修煉需要的是靈氣而非陰魂之力,如此,倒不如順水推舟做個人情分與書生二人。

    老者點點頭道。

    “既然此間事了,那老朽就不多留,那山門中還有一些事情,待我去處理!

    而就在他正要轉身離去。葉天卻突然喊住了他。

    “前輩在下有一個小小請求,不知可否應允!

    葉天喊道。

    那老者回頭看向葉天。

    “不知小友還有何要求?”

    “并非要求,而是請求,若是貴派可以做到的話,那在下愿付出一些代價!

    葉天說道。

    “你的請求涉及我山門?”

    “恐怕憑前輩一人之力無法抉擇!

    葉天老實道。

    “這恐怕不行,你也知道如今這領域之內四處烽煙陣陣,原本天山峰是未曾波及,可是如今卻有莫名的敵人下了戰書,怕是無暇顧及小友!

    老者委婉道。

    “若是閣下答應的話,我可盡全力幫貴派做一件事!

    葉天還是有些不死心。

    “小友莫非以為我天山峰如此闊大,卻仍是比不得你一人珍藏?比不上你一人之力?”

    老者被拖延得也有些不悅。

    自己都明說了還有些事情尚未處理,為何對方仍要糾纏不休。

    “若是貴派不提些要求,又怎知我無能為力?”

    葉天說道。

    老者沉默一陣,突然道。

    “我天山峰因為突逢敵襲,護山大陣,被那突如其來的攻擊給破壞了一角,如今在四處尋找陣法師修補,不知小友可能出力?”

    “可以!

    葉天毫不猶豫地點頭道。

    老者一愣,皺眉道。

    “我天山峰的護山大陣,可不是尋常的小陣法,若是小友無能為力,可不要憑空夸下?!

    “在下是否有此能力,想必以前輩的眼界一眼就能看出來!

    葉天如此說著,在虛空一點,就有一枚藍色的符咒出現,散發出詭異莫測的力量。

    那老者原本以為葉天不過是隨口胡謅,可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葉天召喚出的那枚小小的藍色符咒卻震驚了。

    “這是……上古符咒?”

    老者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為何的失傳已久符咒會出現在一個不知名的小輩手中?

    “不知前輩可否看出?”

    “小友的確有能力幫我天山峰修補護山大陣,只是不知小友有何要求?”

    “若是可以的話,我想借貴派的輪回門一用!

    葉天說道,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畢竟在自己的識海之內,那一枚藍色的光點距離實在太遠。

    若自己想要快些找到土伯,只有借助天山峰的輪回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