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天山峰守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仙宮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當他們幾人下洞口之時,周圍還有許多身披黑袍的虔誠修士,可是如今出了洞口卻只發現一地的殘破碎石,那些身披黑袍的人全都不見,而洞口外很大的范圍都被劃了一道結節。

    “我們好像被困住了!

    玄離面無表情道。

    “無妨!

    葉天抬起一根手指向前一點,然后虛空之中就有一道藍色的符咒,如游魚一般,搖曳的身姿緩緩的游到結界的面前。

    是輕輕一晃就融入了整個結界,這包圍著洞口的結界屏障瞬間破碎,消失的干凈。

    “我們等了半天總算是上來了,幾個好大的膽子敢入我天山峰的地盤尋寶,識相的就趕緊把從里面得到的東西交出來!

    一陣喧揚跋扈的聲音從葉天四人的身后傳來,聲音磁性中帶著些許張狂。

    葉天回頭去,看到的卻是一個身披戰甲的高壯男子,體型與聲音卻是極不相符。

    “怎么?沒見過小爺嗎?”

    那男子一臉的絡腮胡,說話起來卻是柔柔弱弱,像一名弱書生。

    葉天想到這里,不由得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書生。

    后者只是回瞪他一眼,對于葉天的想法自然是知道的。

    “你這人說話怎么陰陽怪氣的?”

    紅鶯不滿道。

    先前面對那些不知來歷的怪物她自然是心慌得很,可是如今自己眼前面對的是一個活脫脫的鬼修,說來也算是同類,自然沒什么好怕的。

    在加上先前所受的委屈,如今面對此人的張揚跋扈,一下子就激發了體內的大小姐脾氣。

    在她從前的世界里還沒有人敢這樣跟她說話。

    “你好大的膽子!我乃天山峰,守山大將,如今受命前來探查此地古城寶藏之謎,并且師門先前就已派幾名弟子前來盯梢,得知爾等先我一步進入洞口,特命我來索取天山峰之物!

    那人說話陰柔歸陰柔,可是大聲以體內魂力說出時,還是多了幾分大氣,頗具威嚴。

    只是他的這份威嚴對于葉天等人確實沒有半分作用。

    先不談各自的修為境界,四人之中有三人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人物又如何會懼怕一名所謂守山大將。

    而紅鶯在原來的世界,有一名渡劫期的父親,也是所謂的首領之女,見過的世面更是廣闊,又豈會被區區小將嚇到。

    “這位兄臺估摸是認錯人了,我們確實是先下去的洞口查探一番,可是并沒有找到什么東西,反而還損失了兩名同伴,如今正打算打道回府,休養生息,還請行個方便讓各路!

    書生說得客氣,拱拱手。

    畢竟天山峰也算是此地的地頭蛇,葉天等人最多算一條過江蛟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想要我行個方便也好說,只需要交出你們的儲物空間,讓我看看到底有沒有獲得我天山峰的寶物,若是沒有的話,我就放路讓你們離開!

    那人笑道,從背后抽出一把大刀猛然立在地上,直接一條裂縫出現,黑漆漆的風從裂縫中呼出來。

    葉天看著眼前這人對自己的下馬威,只覺得好笑。

    “我們都說了沒有從里面獲得什么東西,而且就算獲得也不是你天山峰的,誰會把東西藏在那么一個地方!

    紅鶯不滿道,她自然看出了對方是有意找茬,可是不知為何,一感受葉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就是毫不畏懼。

    書生看她如此氣沖沖倒也沒說什么,畢竟此人是葉天帶來的,也輪不到自己說。

    “我也說了,若是你們乖乖的把儲物空間交出來讓我查看,沒有的話我就放你們走,若是有我就收了去,莫非你們以為我會貪圖你們那些低廉法寶?”

    那人也是毫不退步,若非看眼前與自己對峙的是一名女子,恐怕他早就動起手來了。

    在他的認識之中,比如書生一般所想。

    富貴險中求也終究只有那些低廉的散修才會,是他這般有大門大戶背景的,如何會因為一些身外之物將自己的生命之置于險地。

    哪怕他先前到來此地打探一番情況后發現,這進去的幾人中有一人修為不凡,好像還是一名境界高深的陣法師。

    他也渾然沒有放在眼中。

    畢竟那些散修口中的高深修為也不過如此,有信心也做到如他們口中所言之人那般,至于陣法師的說辭,更是不屑一顧。

    不過是從一些野路子里摸索出來的道路,又如何知道什么叫做境界高深?

    總不能人人都是歸隱山野的閉關高人吧?

    “閣下還是換個要求吧,交出儲物空間,不太現實!

    葉天終于站出來說了一句話。

    那人卻是面上露出了不善的神色來。

    “哪有你說話的份?若是今日你們想要善了,就將儲物空間交出來,若是不從的話那我就叫你們打廢,而后再查看你們的儲物空間,不過那時候我可不負責救治!

    那人冷笑一聲,手中的大刀提起來,放于肩上扛著。

    不得不說因為體型壯碩的關系,此人瞧起來也有些神武不凡,一身冰冷的戰甲閃爍寒芒。

    而他之所以敢冷聲呵斥葉天,全然因為后者此刻的境界已經遠遠超過于他,收斂了全身的氣息所展露出來的只是一部分。

    而恰恰是這一部分氣息讓大漢以為葉天是眾人之中最弱的,而那名看著有些高深莫測的書生,則是團隊領袖。

    “有些人果真就只占了愚蠢二字!

    葉天說道,臉色平淡,收斂起笑容。

    若是對方不善,他也不必以笑臉相貼,況且他早就與天山峰結仇,如今不愿意于對方都有干系,想著早點脫身也是由此。

    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天山峰中也未必沒有一個修煉多年的老怪,到時候以一人之力對戰一整個勢力恐怕吃虧的還是自己。

    但是如今對方咄咄逼人,葉天自然不是一個好捏的軟柿子,若不予回應,恐怕也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

    “你這人的口氣倒是不小,只不過口氣雖大,不知道能不能大過我這把刀!”

    那人也不愿意廢話,直接揮舞起大刀一刀向葉天砍來。

    這虛空之中的空間都有些顫抖,似乎因為那人恐怖的力道開始變得有些扭曲。

    葉天卻是不急不緩。

    以對方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和氣息來看,也不過是相當于合體境巔峰而已,正如自己入洞先前的那般修為,而如今它可是大乘境。

    修煉境界越到后面,境界之間的間隔變越大。

    凡是隔一個小境界就是隔一座小山,若隔一個大境界就是隔一座無法逾越的天塹一般。

    正如此刻的葉天與那大漢,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可笑的是,在地那人卻看不到這天有多高。

    葉天甚至都無需出手,只是眉眼一抬,一股奇異的力量自他眉心之中迸發出來,化作了妖嬈的藍色能量纏繞向那柄揮舞過來的大刀。

    而那來勢洶洶的刀口,卻在這藍色能量的抵擋之下,以柔化剛將所有的力量陷入了虛空之中,雖然有一陣陣的轟鳴之聲響起,可卻沒有傷到葉天半分。

    那大漢只覺得詭異卻沒有多重視,畢竟方才那攻擊不過是自己試探,只用了兩成的力量,而對方是一個有陣法師修為的散修。

    能夠擁有一些保密的絕技自然也說得過去。

    “你這秘法倒是好,若是被我奪得恐怕要比施展的還要好!

    大漢冷笑一聲,顯然是吃定了葉天。

    殊不知他的所作所為在書生與玄離的眼中,只是無知者無畏罷了。

    而他卻也望見了二人的眼神,但勸是當做二人是艷羨他的實力,于是在打斗之中難免多了一份自傲。

    而此刻的葉天也有些無語。

    自己先前施展那一手不過是想對方知難而退,沒想到對方卻以為這是自己的后招,如今更是氣勢洶洶的沖過來。

    葉天倒也沒有那么多耐心來對付他,直接抽出青訣沖云劍一件砍的過去,那劍氣如虹,氣勢更是穩穩的壓了那大漢的長刀一頭。

    而后者本來就掉以輕心,如今更是猝不及防,被葉天這一劍直接砍飛了出去,飛出了數丈之內,倒在那一片城墻的埋土地,驚起了大片的灰塵。

    “我說凡是好說是對你有利,我只是不想惹事而已,懂嗎?”

    既然已經得罪了,葉天不建議干脆得罪到底,他直接來到大漢的面前,一腳踩在他胸甲之上,眼神冰冷地居高而下,望著大漢。

    若是先前大漢必然會以為對方是小瞧自己,可是如今他只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無盡的冷漠。

    原來自己在對方的眼中真的不過是跳梁小丑一般的存在。

    他驀然間如此想到,有些心灰意冷,臉色是鐵青的,散發出濃重的死氣?此凰查g變成了這幅模樣。

    心想此人為何道心如此脆弱?

    即便是未曾經歷過世事的大勢力子弟也不該如此。

    “這種人的心真是脆弱呀,不過是輕輕一摧折就已經破碎的不成樣子!

    突然響起的聲音,解了葉天的疑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