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百七十八章 出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仙宮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離開了那所謂藏寶之地,葉天與紅鶯回到了先前的地方,而昏睡的那群人也被蜃喚醒。

    “剛剛發生什么事了?”

    書生扶了扶昏睡的腦殼,只覺得沉重。

    而他左右一看,來時原本是六人,現在卻只剩下四個人了。

    沙胤在他的眼前化作一副泄氣的皮囊,而天雁,死的也是莫名其妙,這片地方處處透著詭異。

    “先前你們幾個怎么叫都叫不醒,而后我就四處察看了一番,此地確實沒什么東西!

    葉天說道。

    而那書生只是默默看他一眼,沒有出言反駁,反而是半開玩笑的說道。

    “既然葉道友說了并無何物,那可想好了離開的對策?畢竟我等可不能一輩子待在此地,先不說兇險萬分,就是尋常的地方,也耐不住!

    玄離則是沉默寡言。

    與他一同進來的同伴,如今三人之中死了二人,只剩下他與并不熟悉的葉天和書生,實在沒什么好說的。

    “離開的辦法我先前倒是想到了,如今不好吸收,到時候看我的就行!

    葉天說道。

    先前在回來的路上蜃已經向葉天交代了控制那些旱魃的方法。

    也是一段由上古符咒組成的咒語,學起來倒是并不難,葉天已經熟練掌握了。

    “不知葉道友可否透露一下,什么方法?”

    書生問道。

    ”我會上古符咒。曾經好像見過這樣一篇符咒,可短暫控制旱魃,只是先前未曾想起來!

    葉天睜著眼睛說瞎話,臉色都沒變半分。

    “原來如此,葉道友真乃奇能異士,如此一來,歸路全都仰仗葉道友了!

    書生笑道,如沐春風。

    玄離看著二人交談甚歡,只覺得虛偽。

    分明是一個有所隱瞞,另一個看出了卻不說破,連他這個局外人都瞧得清楚,這二人又如何不心知肚明。

    “事不宜遲,我等還是早些走吧,此地處處透著詭異不便多留!

    書生說道。

    就是沒有再提半分,這內里所封印的大兇之物,也沒有提起莫名而來又莫名消失的感召之力。

    葉天當然是知曉其中原因的,畢竟如今罪魁禍首就在自己識海。

    他點點頭同意了書生的提議。

    “那這位兄弟應該沒意見吧?”

    書生又扭頭看向玄離。

    “只要能帶我活著離開,我沒意見!

    玄離冷淡道。

    于是眾人一行又決定回去,而事實上出去葉天以外沒有一人知道原因,都一無所獲,甚至還有兩人犧牲了性命。

    想到這里,并是葉天心中也有些過意不去。

    “修行界本就是弱肉強食,他們沒本事那就怪不得別人,若是你沒有這個身份,沒有這個實力,也沒有這個膽魄,那你現在下場與他們無異!

    蜃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葉天的情緒,他可不愿自己的宿主是個多愁善感的好人。

    若問這世間最不值錢的,非此等人莫屬。

    物競天澤適者生存,而上天最不偏愛好人。

    于是有常言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也并非沒有道理。

    “你說的道理我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就是惻隱之心罷了!

    葉天心間道。

    “若只是如此的話,那就好,這三人還要感謝你,若非你的存在,恐怕也早已被我做成皮囊玩物!

    蜃說道。

    葉天面無表情。

    很快眾人就見到了大殿的門口,甬道是漆黑的,外面洞穴的光照射了進來。

    葉天感覺到陰風陣陣,可是眼前卻是空蕩蕩一片,與先前來時并無兩樣。

    他按照先前蜃在路上所教的符咒結法默默在心神之內運轉,而后眼眸中閃過一絲紅光,眼前的景物瞬間發生了變化。

    空氣之中多了一些彌漫的黑氣,這是在上一秒他還不曾看到的。

    而后眾人就向前走著,終于來到了大殿門口,從這里可以望見外面的石門。

    葉天由此望去,可以看見石門之上的那些符文宛如活過來一般,不僅散發出淡淡的光芒,甚至有些如游魚一般漂浮在石門的表面。

    他的視線繼續向后移,當視線的末端停留在與紅鶯關注點一樣的地方,連他都不由得心神一顫。

    那青面獠牙滿身紅毛,壯大無比的怪物就是先前殺害天雁的兇手。

    手中的利爪猶如刀子一般鋒利甚至閃爍著寒芒,正在那頭嘶啞咧嘴地望著葉天等人,眼睛也是紅色的,充斥著暴戾的意味。

    世間為何有如此猙獰怪物?也難怪先前紅云如此緊張,甚至如今還有些后怕。

    “他們又出現了那些紅色的旱魃……”

    紅鶯的聲音盡量微小,靠近著葉天。

    “沒事,我看到了!

    葉天說道,安慰似的拍來拍紅鶯的手。

    “葉道友,此番能不能順利過去就看你的了!

    書生說道。

    葉天點點頭,抬起手在虛空中筆畫幾筆,然后出現了一個完整的符咒,只是與先前他所刻畫的不同。

    那藍色的上古符咒之力刻畫出的符咒竟然是紅色的,不僅怪異無比,而且充滿戾氣,飄出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葉道友確定這符咒對于外面的那些家伙有用?”

    書生看著這符咒的模樣有些懷疑。

    葉天也是第一次刻畫這套符咒,在畫圖的那一剎那也問過蜃無數遍,當后者賭注發誓說確實是這套沒有記錯時,葉天選擇再信他一次。

    “放心,就是這套符咒,我從古籍上翻來不會錯!

    葉天點點頭說道。

    “如此就好!

    書生暫且收斂了自己的懷疑。

    而玄離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沒有懷疑也沒有意見。

    在場的幾人中就屬他最安靜,顯得與三人有些格格不入。

    而外面那些旱魃自然也遠遠看見了葉天所刻畫的符咒,不知為何掀起了一陣驚動。

    他們開始有些躁動不安,在外面上躥下跳,足足有十數只,有些甚至沖向石門,可是還沒等過石門,看見從石門的符咒之中射出幾道電光。

    雖然極為細小,可是擊在旱魃身上,后者卻異常吃痛,哀嚎著退了出去。

    “好像確實有些用處!

    葉天看著眼前那些旱魃的動作,明顯是自己符咒的功勞。

    “你如今能看見那些了?”

    紅鶯看葉天的表情,問道。

    “可以!

    葉天點點頭,一擺手,那三尺符咒向前飛去,正正印在一名旱魃的身上,后者發出一聲非人的哀嚎,那聲音似猿猴哀鳴。

    然后那道猩紅的符咒緩緩的融入了旱魃的體內。

    而那旱魃就在葉天與紅鶯的目光中發生的異變。

    前者先是倒地不起,一眾旱魃圍了上來,可是下一秒,那到底不起的旱魃突然暴起,用它鋒利的爪子將周圍同伴的腦袋削了一半。

    葉天口中清吟,一段咒語緩緩道出。

    那身披紅毛者驀然間發狂,在二人的注目間沖入旱魃中大殺四方,頗有橫掃千軍之勢。

    紅鶯瞧得目瞪口呆。

    而那書生與玄離卻是不解,只覺得猩紅肅殺之氣撲面,對于就在眼前發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這是一場悄無聲息的腥風血雨,每個人都經歷其中,可是親眼所見的卻只有葉天與紅鶯。

    難道到被符咒影響的旱魃,雖然因為符咒的力量提升了自己的戰力,可到底雙拳難敵四手,夜幕中的猩紅逐漸退散,最后被其余的旱魃撕扯。

    落得一個五馬分尸的下場。

    而后那些旱魃仇視的盯著葉天,他們雖然不會言語,可是智商卻不低,自然一眼就看出他是遠處那個人族搞的鬼。

    可是如今它們之間就隔著幾道石門,只能望而興嘆,是萬萬不敢靠近的。

    而葉天只是冷笑一聲,面對那些旱魃。

    他隨手又畫的幾道方才的符咒揮向那些旱魃,后者見識過到先前的威力,自然閃躲,可是那些符咒就像長了眼睛一般,漂向自己的目標。

    最后的結果自然是沒有旱魃可以逃出被符咒追上的命運,一個個通通變成了先前的旱魃的模樣,向自己的同伴動手。

    就眼看著眼前那一群紅毛怪物互相廝殺化作一地的血肉與殘肢。

    等到最后塵埃落定之時,他扭頭向書生與玄離。

    “走吧!

    葉天如此淡淡的說道,而后就走在最前頭,紅鶯緊隨其后,雖然有些害怕,但是拽著他的衣角還是走了出去。

    而書生雖然有些疑惑,但是還是選擇相信葉天,對方才他,只見葉天向空中揮了幾道符咒,而后就好像對面空氣里傳來一陣濃重的血腥味,好像發生了打斗一般。

    玄離則面無表情,只是跟了上去。

    這一次尋寶不僅什么都沒找到,還喪失了兩個同伴,如今他又是孤身一人,倒說的是幸存者之中最慘的一個。

    一群人很快穿過了滿是殘肢的石門前,又來到了先前進來的道路,一路順著原路返回,等到最后來到那個洞口之下。

    葉天只是大手一揮,沒了先前入洞口之時的謹慎,直接一座浮空陣法在眾人的腳下浮現。

    入洞口先前的他與出洞口之后的他不可同日而語,不僅境界提升了許多,就連神魂與肉體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增長。

    此行不虛。

    葉天心想道,松了一口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