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千九百七十七章萬生篇(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嘯月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nbsp;   陳長幽真的決定在霸王書院住下來了。

    這里的元氣雖暴躁,但他的肉身卻是抗揍的很,竟是能毫無傷害的吸收。

    這一點在青孃群山陳長幽就知道。

    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而接下來幾天,陳長幽也從柳真甄那里了解了不少妖都的事情。比如祖龍王朝的祖王有多強,什么五大書院,六大家族傳承有多久遠,王朝王室權勢有多逆天,還有逆元六道這些反道祖的人已經混入妖都,祖王雖強卻年邁,新老交替

    勢在必行……

    柳真甄看著不靠譜,但知道的是真的多。像什么天都和洛河兩大書院之主不得不說的激情小秘密,哪個家族的強者養了個小妾,那小妾被正牌毒死了,妖都三司的人又抓了個逆元六道的人,聽說那人肉身不滅,

    天刑司就把他閹了一遍又一遍,慘不忍睹……

    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她都知道!

    乍聽之下,陳長幽都驚呆了。

    這姑娘…飆!

    難怪敢一個人住在這鬼地方……

    或許是多了個人,柳真甄明顯飄了,話也多了!拔腋阏f啊,其實咱們書院元氣霸道是有道理的。霸王,霸王,連元氣也得比別人霸道一點對不?”柳真甄大言不慚的吹噓:“不瞞你說,這就是我們霸王書院的最佳修行

    之地,等會兒我就傳你書院不傳之秘‘道祖秘傳霸王訣’!”

    陳長幽一驚,這名字聽著就騷氣滿滿啊。

    柳真甄則是繼續道:“還有那些道墳,你也別覺得晦氣。要知道我霸王書院最恐怖的一點就是需要天賦異稟,在頓悟中成長,以前我們書院還叫悟道書院呢……”

    柳真甄’叭叭叭‘一頓亂說。

    陳長幽明白了:“就是白癡沒資格入院唄,然后人都死光了,就剩你這獨苗!

    柳真甄臉一僵:“瞎說什么大實話,這不多了你嘛!

    “呵呵!标愰L幽報以鄙夷。

    “不過有一說一,我爺爺都說我是萬中無一的頓悟小天才,未來必然振興霸王書院!不騙你,我前幾天還頓悟了一次!”柳真甄驕傲道。

    陳長幽倒是沒覺得柳真甄在臭屁,因為柳真甄是真的在這里修行,還挺正常。

    除了個子矮些,愛吹牛,喜歡八卦,臉皮厚,愛嘚瑟等等毛病,柳真甄是真的挺好。

    至于頓悟!

    陳長幽更信了。

    因為來到這里的第二天,適應了此地的元氣后,陳長幽就進入了極為漫長的頓悟。

    至于為什么?

    陳長幽不知道怎么回答,畢竟天才的世界總不能被理解,他自己也很難理解。

    從小開始他對大道就有獨特的親近感,有時候陳長幽都覺得大道是他爹……

    別人破境還有個小災小劫,他倒好,災劫沒有不說,還給他來個大道灌體,直接又給他升了一層!

    于是,陳長幽這些天就頗為安逸的頓悟著,大道感悟‘噌噌’的上漲。

    不過他也沒太高興,畢竟以前就有連續頓悟一個月的經歷。

    習慣了,也就覺得那樣了!

    陳長幽穩如老狗,都不想向柳真甄炫耀。

    這或許就是天才的煩惱吧。

    柳真甄有時看陳長幽,內心竟是莫名覺得這小子真欠揍。

    這讓柳真甄狐疑,畢竟陳長幽都沒吹牛呢。

    難道天生長的就欠揍?

    柳真甄有些同情陳長幽起來,這孩子以前一定過得很苦。

    ……

    時間就如那流水,流啊流就蒸發了。

    這一日。

    陳長幽躺在搖椅上,尋思著該怎么得到祖龍骨。

    霸王書院有祖龍骨……這就是個屁,是柳真甄忽悠他的。

    對于此事陳長幽倒是沒怪她,因為從她那里知道妖都有很多祖龍骨,被書院,世家珍藏著。

    而且據說過段時間妖都書院有個爭霸賽,獲得第一名就能得到祖龍骨!

    此事倒是極好,不知道柳真甄從哪弄來,霸王書院竟然也有一個參賽名額。

    于是陳長幽就開始尋思該怎么奪冠,得到那塊祖龍骨。

    至于天都書院等地方的祖龍骨……

    呵呵。

    來日方長!

    他陳長幽嫩的能掐出水,還熬不死那群老東西?

    這么一想,陳長幽就美滋滋的躺著,跟條咸魚似的。

    遠處柳真甄恨鐵不成鋼,一邊修行,一邊思考以后該好好管教憊懶的師弟。

    沒錯。

    在柳真甄眼中陳長幽就是個弟弟。

    日過正午。

    陳長幽尋思著該去找些吃的了。

    不過就在這時。

    “砰!”

    門忽然被砸了。

    一個長得很帥,但也很拽的青年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明顯是仆從的彪形大漢。

    柳真甄一看,臉色頓時變了,本能想跑。

    “哈哈,柳真甄,你跑啊,你越跑我越興奮!”青年大笑。

    陳長幽:“……”

    “……”柳真甄臉色陰晴不定,隨即怒道:“趙稠,這里是霸王書院,你別囂張!”

    “我就囂張,你能奈我何?”叫趙稠的青年大笑。

    他是妖都一個小家族的弟子,最近因為看上了柳真甄這地方,沒少來騷擾。

    對于一般人來說,這地方沒啥鳥用,但最近他們趙家得到了一門極為霸道的功法,就需要霸道的元氣修行。

    而這樣一來,這地方就成了絕配!

    趙稠看著柳真甄,嘿嘿笑道:“別拿這里是以前祖王劃給你們這事說事,陳谷爛麻子的事了誰會管?而且我也想明白了,我大可以說加入你書院,那不就名正言順?”

    陳長幽看著這青年,雖沒說話,但眼神卻是古怪的很。

    趙稠?

    人如其名啊。

    “你休想!”柳真甄大怒。先不說趙家要拿這地方亂搞,單單趙家要把她趕走,徹底斷了她這根霸王書院獨苗,她就無法接受。

    “我休想?”趙稠笑了,打量柳真甄,嘖嘖道:“矮是矮了點,但妖都里不少人可就好你這口!

    柳真甄一驚:“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趙稠大笑,接著向身后兩個大漢吩咐:“趙七,趙四,抓住她!”

    陳長幽驚了。

    找騎?找死?

    這名字優秀!

    他看的津津有味,在青孃群山哪有機會看到這么刺激的場面啊。

    一旁大狼都時不時的刨土,顯然也興奮起來了。

    柳真甄看到,胸差點氣炸。

    白眼狼!

    柳真甄又覺得沒道理。

    師姐受辱,師弟不該挺身而出么。

    故事都這么講的,為啥到她這里就變味了呢?

    越想越氣,越想越委屈……

    柳真甄忽然靈光一閃,指著陳長幽大叫:“趙稠你找錯人了,現在他才是我們書院的老大,院長。你找他啊,他長的也挺白嫩的……”

    趙稠:“……”陳長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吉林快3三同号单选遗漏 下载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快乐12开奖走势四川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走势图 炒股如何赚钱原理 江西多乐彩即时开奖 买股票指数 体育彩票